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章 新生X考试

    “喝!”

    “喝!”

    “再来一壶!”

    “嗝……我……嗝……”

    随着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少年的眼里露出了满满的绝望,打了一个饱嗝。

    脑海里浮现出出门前老爸的身影和话语:“你说你……好好继承家业不行吗?去考什么学院?这职业很危险的。来,克里,先把早饭吃了。考试前,可得吃得饱一点,这样才有糖分,大脑才会有充足养分!”

    老爸虽然万般不情愿,可还是疼爱儿子,边唠叨边把一大碗稀饭端在了他面前,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

    当然,现在不比前几年,物资供应那么充足。要不是家底殷实,一般的家庭,早饭也就是啃个烤土豆、焗土豆、土豆泥之类,怕是连稀饭也是吃不上的,这细粮可真不便宜。

    少年一想到那碗满满的稀饭,上面放着几根好吃的斜桥牌榨菜,边上半个泛着油光的咸鸭蛋,一小块玫瑰腐乳流淌着酱红色的汁液,还有一碟自家炒的肉松,不由得又是一阵反胃。

    “口欧……真的喝不下了,老师,老师,您能不能放过我。这您看……金币或者晶石……您开口,都可以商量啊。”少年左右看了几眼,小声地想和老师做些什么违法交易。

    “这点魔法水都喝不完,也配做法师?”满脸横肉的监考老师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少年穿了件格子衫,短碎头,个头不高人也不胖,白白嫩嫩的,虽然看不出是什么来头,但是从衣着来看应该不是穷人家出身。

    但是考试就是考试,老师的语气里听不到任何的怜悯:“必须全部喝完,不然就淘汰,给我滚出考场!”

    喵了个咪的,圣光你个芭拉,少年心里开始不断咒骂道,考个法学院为什么要喝水?这是什么考试?你们是招法师,还是招水牛啊!

    “因为今年法学院第一次对你们这些平民开放招生,你们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监考老师挺着他的大肚子抖了一抖,继续说道:“要知道战场里,可没时间给你们睡觉慢慢回魔力,唯一的快速回魔手段就是喝魔法水。在我们法师团里,一个人能喝水的量代表了他的地位,他的实力,他的荣耀。”

    说完骄傲地抬起头拍了拍肚子,肚子晃了一晃,产生了一圈涟漪,扩散开来。涟漪中,仿佛他的这幅身躯昨日还在战场和敌人战斗,硝烟与热浪吹拂过他的脸颊,和挚友顶着敌人的炮火冲锋陷阵,靠一己之力拯救了整个法师团。

    他转头看了一眼少年面前的水壶:“给他满上,满上。这是第九壶了,还有最后一壶。”

    “好嘞~满上。”话音刚落,一个端着水壶的厨娘打扮的小姐姐就过来给少年添水了。

    清澈的泉水咕咚咕咚地涌出,准确地注入他面前的壶中。

    “加油啊,这是最后一壶了。”厨娘看了少年一眼想给他加油鼓劲,仔细一看,这厨娘金发碧眼,倒有些异域风情。

    但是对方并没看她的闲工夫,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紧闭着双眼,沉思着,一动不动,如同一座雕像。

    随着哗哗的水声,眼前的水壶渐渐地又添满了,沉思的少年睁开双眼,还是被满溢的水壶吓到了,望着水面的涟漪,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溃了。

    喉咙的肌肉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随着一阵恶心,口中的水混合着胃里许多莫名的液体,喷涌而出,仔细一看,其中还有若干早上吃下去还没消化的泡饭等在漫画中也是要打马赛克的恶心物体,一股脑地喷洒了出来。正好全在了厨娘小姐姐身上,本来就不厚的衣服变得有点通透。

    ……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只有滴滴答答的东西滴落在地面的声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和发酸的味道,如同蓝纹芝士和鲱鱼罐头结婚生的孩子一般。

    这浓重的腐臭味让人窒息,大家纷纷捂着口鼻,尽可能避免吸入这股气体。

    厨娘这时脸上身上全都湿溻溻、黏糊糊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怜兮兮地向监考老师看去求助,发现监考老师早已开始念念有词:“大气中舞动的风之精灵~起舞吧……”

    护盾术?有敌人来劫法场?这里是考场??发生了什么???虽然不是法师,但是在学校打杂的厨娘还是轻易地认出了这个简单的新生必修法术,回过头往老师视线的方向看去,其他考生因为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和挂着诡异混合物的马赛克厨娘,再加上浓郁的气味,也纷纷忍不住,开始要“澎涌而出”,这一切仿佛铁索连环一般,一个人又感染到了其他人,各个表情狰狞,有的开始口吐白沫,四肢抽筋,最终,一齐迸发了出来。

    随后那几秒钟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般,若干年后,这些未来的大法师在形容这个场面时是这样说的:仿佛看到了几十只杰尼龟同时在使用水柱喷射技能。

    一时间,满地的呕吐物和水,谁喝了多少,还剩下几壶没有喝这类事,已经没人分得清了。

    每个人都希望在地上找一块干净,不,相对干净的地方可以落脚。

    而落脚的同时还要防止其他的考生人喷到自己,但是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家都四散而逃,靠在墙角,有的干脆蹲在桌上,一片混乱。

    片刻后,渐渐地,此起彼伏的呕吐声开始平息,偶尔还有2个考生发出一两声干呕的声音。大家抬起头,呆滞地望着彼此,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

    …………

    ………………

    尴尬,无尽的尴尬,望穿秋水的尴尬。

    监考老师在确认没有威胁后,解除了护盾术,露出了脑袋,观望着周围。

    虽然护盾术没让他溅到什么污秽,但是空气中弥漫的酸臭味是任何法术都无法抵挡的,闻着连监考老师自己也在不断地作呕。

    “我去次办公室,你们就在此地,不要走动。”监考老师皱着眉头,从侧面的门慢慢地退出了教室,然后门咚的一声被重重的关上了,突然变得很是急促。

    ~

    “唉……”不光在教室里的学生一脸茫然,其实在走廊里疾走的监考老师心里也充满着忐忑。

    本来自己因为犯了点小错误,被法师团排挤到学校来做老师,待遇和各种配给比起之前已经是少很多了。

    而原本是上层贵族中下嫁给自己的老婆,也因为这个原因觉得颜面全无,带着孩子直接搬回了娘家的城堡去居住,自己就只能呆在学校的破宿舍分居两地,仿佛已经离婚一般。

    虽然说自己是法师团里面退役下来的,按理去法学院教授魔法也是大材小用,但是被排挤到学校的时候,可能是三大学院大部分讲课老师都已经满额了,也不知道是其他什么原因,只能屈就地上一些辅导课程,帮学校打打杂,美其名曰“教务处主任”。

    “唉。”想到这里有点气愤,不由自主地锤了下墙壁,引起了屋顶几只麻雀的警觉。

    今年好不容易新来的校长安排了一个重要的差事给自己,本来想着办得风风光光,以后多少可以获取点晋升的政治资本,对将来回到法师团也是有一定的帮助,谁知道,这招生招得是如此的不堪入目,臭不可闻。

    想到这里的时候,人已经到了校长室门口,不管怎么说,这事还是要先和校长汇报下,怎么汇报呢?

    “考生集体喷水?”听上去有点怪怪的啊。

    算了,管他是喷水还是喷什么,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先汇报,时间不等人,咚咚咚,敲了2下门。

    “请进。”校长室内传出了轻微但又清晰的声音。

    老师忐忑地打开门,昏暗的房间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书籍和没有拆封的快递,开门的气流引起的灰尘,在窗户透入的阳光中清晰可见:“校长啊,那个,考场出事了,考生们喝吐了……”

    “喝吐了?”校长在暗影中问道,渐渐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阳光中形成一道剪影,看不出任何表情。

    “是的。”监考老师心里一虚,满头大汗,心里想,这个校长可真是恶魔转世、怪物投胎的主。

    本来王国法学院好好的都是招的贵族,基本都是内定名额,不是这个公爵的儿子,就是那个伯爵的女儿,再烂就算是什么骑士长的子女,也都有相应的推荐书。

    这几年前方战线吃紧,帝国居然压制了王国的几条战线,法师不够用把乡村驻扎的法师都派去打仗也是实情,但怎么也不至于把招生范围一下子扩到平民,搞什么全民招生。捅出那么大一个篓子,这下子怕是自己要成为遗臭万年的招生办主任了。

    想着想着,眼见校长从房里慢慢走了出来,一身红黑相间的法袍,点缀着一些银饰,走在人群中,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落寞贵族小姐打扮,甚至显得有些邋遢。但是这张脸,这头红发却是全国人民记忆深刻的,甚至许多父母会拿来吓小孩。

    “炎术士艾丽娅”,这个称谓常年出现在报纸的头条版面上。

    艾丽娅-郎,奇迹的世代,王国最高战力,帝国歼灭者,炎魔,最强火法,龙破斩研发委员会名誉会长、炎狼一族下一任族长……

    反正各种稀奇古怪的称谓套在她的头上。20岁就成为大法师,24岁一战成名,法师团史上最年轻的军团长。

    而每次有她出现的头条版面,相应的小视频都会伴随着一些经典的配音

    “让火焰净化一切。”

    “死吧,虫子。”

    “抱歉,打得不错。”

    随着大吼,一发炎爆术,轰平了帝国一整支部队,顺便铲平了边上的村庄。

    为了抢夺矿山,歼灭了所有敌军也把坑道全部炸坍方。

    为了让大部队赶着回去吃饭,把整个湖水用炎魔法轰干走近道什么的。

    类似这种随性的恶行罄竹难书,“炎术士艾丽娅”的名声响彻整个王国和帝国。最后在中立人道主义救助组织的多封抗议信和无数前线官兵,以及当地民众的哀求下,大法师委员会不得不把她放到后方,去做皇宫的守备官。

    本以为可以安分不少,但是她一惊一乍没事就朝着可疑目标放火球玩,弄得皇宫三天两头赔钱。

    最后,郎家出面,摆平了许多事,皇宫勉为其难安排她去做法学院校长,毕竟法学院有三长老在,多少可以压制下她的气焰。

    就是这样的一个无恶不作的校长,想到这里的监考老师抬起头,发现校长正用严肃的眼神盯着他,透露着一丝杀气,空气中的魔力仿佛也在渐渐地凝聚到校长身上。

    “王——虎——老——师,这事你办砸了是不是?”

    老师本来已经满头大汗,被校长的一句话瞬间吓到全身发凉,汗水一下子凝结住被霜冻了一般。

    这眼神,是狼的眼神,是炎狼一族的继承人才有的杀气,如同直接洞穿他的魂魄一般可怕。

    结界术、圣盾术、光之护封剑、真言术-盾、瞬移术、死者重生、无数逃命保命的法术在脑海闪过。但是无论哪种方式对抗,自己应该都只有一个下场,死……

    想到这不由自主地擦了擦汗,咽了下口水:“您还是叫我老王吧,校长。”

    “老王八,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个智障真的让他们比赛喝水了?”严肃脸的校长噗呲一下,终于忍不住开始笑了出来,越笑越大声,越不收敛,甚至笑到表情有点扭曲。

    就是这张脸,这张笑到扭曲的脸,每次头条新闻的配图无一例外都是这个夸张的表情。法术高强,性格恶劣,胡作非为,王国通用表情包《完蛋了,您》系列的始作俑者,这张脸对整个王国而言,真是有着诸多的代名词。

    “哈哈哈,我开会的时候随便讲讲的,王老师你真的让他们比赛喝水去了?”

    当……甲方爸爸你是随便讲讲的?执行下去的乙方突然呆在原地。

    “校长你当时是这么说的啊?!”王虎老师突然感觉有几万只羊驼在心中呼啸而去,又狂奔而回……

    搞了半天自己被人耍了,但还是不得不应付着场面话:“我以为你是认真的,就安排让他们比赛喝水,喝的比较多的,就可以留下来去法学院学习。”

    校长平复了下心情,抹了把眼角的眼泪:“以前我觉得你被下放到法学院是和我一样,因为别人嫉妒你的才华,现在看来,你原来是真的智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老师,你那么认真负责,你干脆别做法师了,你去做律师算了吧。”

    “律师……”王老师小声嘀咕道:“穷逼才会去考律师。”

    “走,我们去考场看一眼。”校长转了小半圈疾步往远处走去,走了一会才没有发现王老师还没跟上她:“老王你快点。”

    红色的披风留下一抹残影,王虎老师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快步跟上。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