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六章 越是不肯嫁,他越是要搞到手!

    幸好谢佑祖带着三娘提前抄近路赶回家,先将那昏迷的男子和小团子带走了。

    又在路上抓了只野猫叫三娘拎进去,从正门进去应付柳银娥和一群村民。

    才能解了燃眉之急。

    三娘又将温瑶带离家,朝后面走去。

    一直走到距离谢家不远的废弃草屋,才停下来。

    这草屋的家主早就逃难离开村子,荒废了多时。

    平日黑咕隆咚的,也没人会来。

    三娘嘎吱一声推开破败的门,走进去,用气音小声喊:

    “谢哥,我和姐来了。”

    “这边。”传来谢佑祖的声音。

    温瑶和三娘一块儿走进去,看见屋子里面的床榻收拾好了。

    男子正躺在上面。

    而谢佑祖则怀抱着小团子,看见姐妹两,舒了口气:“二娘,回来了。”

    温瑶忙过去抱过小团子。

    小团子略有些受惊的脸看见温瑶,马上放松下来,小嘴撅起,浮现出软兮兮的笑容。

    温瑶一颗心落下,又对谢佑祖说:“谢哥,今天真谢谢你了。”

    “没事,”谢佑祖看一眼温瑶,迟疑了一下,终于道:

    “三娘把你们救了这对父子的事,说了。其实我就猜出你最近有点儿不对劲,只是没想到你藏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婴儿在家里。今天幸好我和三娘回去得及时,不然就算你是好心救人,只怕村子里也会风言风语,坏了你的清誉, 还让你婶婶有机可趁。”

    温瑶淡然一笑:“我哪里还有什么清誉?反正也没什么名声了,其实也无所谓了,只是就像谢哥说的,万一今天被村里人发现,就让婶子又有借口将我再嫁了。所以真的得多谢谢哥了。”

    “那这对父子……你打算怎么安排?虽说今天一闹,村里人不会怀疑你,你婶婶也不敢随便骚扰你了,但两人继续留在你家,怕是还会有风险。”

    温瑶也是这么想的,环顾四周一圈,道:“这里倒是个好地方。谢哥,我想把这对父子暂时就安排在这里,我和三娘每日来送饭送药。这男子脉象日渐平和,我猜也差不多快好了。”

    谢佑祖点头:“也好,这废屋一般不会有人来,我家离得近,也能偶尔来帮你照看一下。”

    “那就谢谢你了,谢哥。”

    *

    接下来的日子,小团子父子便被安排在村里的废屋内。

    程氏从儿子口里得知了这事,还特意拿出谢佑祖幼时的襁褓和衣裳,浆洗一边晾晒好了,让儿子送过去,给小团子换洗着穿。

    这晚,夜深后,温瑶拿上竹篮走出家门,准备去废屋送饭和喂药。

    刚没走几步,与一个人影正对上。

    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邪里邪气,看着很是轻浮。

    这人似乎刚从温家二房那边出来,却没走,一直站在门口张望大房里面。

    看见她出来,男子眼前一亮,几步上前:“你就是二娘吧?”

    温瑶看他眉眼似乎与柳银娥有两分相似,猜出几分。

    这个浮浪之辈,怕就是柳银娥的那个侄子柳顺哥了。

    她退后半步:“你是什么人。”

    “我是你未来的相公啊。”柳顺哥说话果然痞里痞气,毫不遮掩,又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早就听姑姑说你是你们盘山村的美人儿,果然啊。我看别说盘山村,便是整个金陵府也挑不出几个你这样的相貌……”

    本来还嫌弃柳银娥给自己说个当过妾的女人。

    结果这么一看,当真是个画里走出来的美人胚子。

    既然如此,他也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温瑶冷冷一笑:“这婚事,我可没答应。”

    柳顺哥早听柳银娥说了她不太情愿,讽刺:“怎么,莫非我还配不起你?你还当你是没出嫁的闺女呢!我可告诉你,我能娶你当正房娘子,算是你的天大福气了!”

    “这福气你想留给谁就留给谁,我不稀罕。”温瑶懒得跟这种泼皮纠结,也不想当着他的面朝后面的废屋走去,免得被他看见了不太好了,只扭过头,准备先回屋,等这泼皮走了,再去。

    柳顺哥在外头耀武扬威惯了,哪里受得了被一个小妇人冷漠对待,气得暴跳,冲过去便拦住去路:“你别不识时务——”

    温瑶见他手伸过来,眼色一冽,袖口一滑,银阵从内袋里滑出来。

    本是带去废屋给男子做针灸的。

    夹在指腹间,找准穴位,狠狠扎下去!

    柳顺哥的手还没碰到她,只觉手腕上方三四寸一处被针扎过似的,一阵剧痛,条件反射呼痛一声,后退几步,捂住手腕,接着,恶狠狠盯住面前的女子:

    “你……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就是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野狗罢了。”

    “你——”柳顺哥气得更是发抖,正想追上去好好教训这丫头,刚一抬脚,却觉小腿儿一阵发软,竟像是被人点了麻穴,又像是灌了铅,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来了,一又惊又气:“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月光下,温瑶清润绝美的脸如银色的银轮一般冷清得叫人发寒:

    “现在没做什么,不过你要是再敢继续骚扰我,可就别怪我做些什么,滚,不然,另一条腿也想残?”

    柳顺哥倒吸口气,却只能一咬牙,拖着那条走不动的腿一瘸一拐地离开。

    温瑶等他彻底离开,才舒了口气。

    只希望这么一吓,柳顺哥能像上次的王瘸子一样,知难而退吧。

    ……

    次日晚上,如前几日一样,温瑶垮着篮子,去往废屋。

    到了以后,她悄悄进去,关上门。

    与此同时,屋外不远处,一袭猥琐的身影鬼鬼祟祟显出身形。

    正是柳顺哥。

    昨儿被温瑶一顿收拾后,回了家,腿麻了一整夜,今早才恢复。

    他也知道了,温家这小娘儿们,怕不是好惹的,有几分能耐。

    但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对温瑶越发感兴趣了。

    他这辈子什么女人没试过?

    镇上琼月楼里的姑娘,还有村里风骚的小寡妇……

    唯独就没试过这种小辣椒!

    温瑶越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反而越是弄得他心痒难捱了。

    这女人,越是不肯嫁,他越是要搞到手!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