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九十三章,危局(1)

    国民议会很快的派了个叫做卡马乔的人来接任北方军的司令。卡马乔是罗兰夫妇沙龙的常客,换而言之,他是一个布里索派。据说他曾经参加过七年战争,在战争担任过排长之类的职务。后来在革命后,在陆军部也担任过一些职务,最近还指挥军队镇压了布列塔尼地区的一次教会叛乱。

    以这样的经历,其实并不适合担任北方军司令这样的职务,卡诺甚至认为,与其让卡马乔去当这个司令,还不如直接让拿破仑或者约瑟夫来当。但是布里索派的人对此非常反对。因为他们觉得波拿巴兄弟身上的雅各宾味道太浓了,要是让他们的某人成了北方军的司令,对于布里索派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他们的理由则主要有三个:第一,波拿巴兄弟都太年轻了;第二,他们和卡诺的关系太过密切。如果他们担任了这样重要的职务,将来卡诺说不定就有机会当dú cái者了,卡诺之所以提出由拿破仑波拿巴担任这个职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说不定此前的一系列失败……总之,一切都是卡诺的阴谋啦;第三,波拿巴兄弟放走了迪穆里埃,对革命是否忠诚存在疑问。

    另一方面呢,丹东也支持了布里索派。这很怪,因为布里索派这会儿在攻击丹东当初亲自去过利时,却没有现迪穆里埃有叛变的征兆,这一定是因为他收了迪穆里埃的钱。而丹东却居然支持了他们。有人认为丹东是想要和布里索派妥协,也有人认为丹东是看到北方局面危急,认为下一场失败难以避免,才同意让一个布里索派的人去当司令官。

    反正就是,这个叫做卡马乔的家伙当上了北方军的司令。这个任命让卡诺非常的不满意,因为他觉得,反对波拿巴兄弟担任北方军司令的这几个理由都是扯淡。

    先,波拿巴兄弟的确很年轻,但是指挥作战靠的又不是胡子长。当年亚历山大大帝带着军队向波斯前进的时候,才多点大呢?现在的拿破仑还要小呢。至于说波拿巴兄弟放走了迪穆里埃,那完全是在顾全大局,因为如果北方军失去了那些低层军官,就肯定会崩溃。可以说正是拿破仑以果断的行动,挽救了整个的北方军!

    至于说自己会因此成为dú cái者?这简直是对自己的人格的侮辱。暴躁的卡诺当众就直接把自己的手套丢到了那个这样说的叫做高里奥的家伙的脸上,并且对他说,手qiāng、刺剑、匕随他选一样,要是他还是个男人的话,那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然而,高里奥那个家伙居然就这样缩了,他居然不要脸的像卡诺道了歉,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什么的。这真是……更可恶的是,倒完了歉,转过背,当人家嘲笑他胆子小的时候,他居然又说:“卡诺是军官出身,决斗的各种技巧对他来说都是专业。他提出决斗,无论用什么武器都是不公平的,甚至就是在谋杀……”

    卡诺简直要被这个家伙气疯了:“明天我就去提出,我绑住一只手和他决斗!”

    “卡诺先生,我觉得您不应该去和这种东西决斗。决斗是一件光荣的事情,至少在我们科西嘉人看来是这样。您去向他提出决斗,那是在给他荣耀。但是这样的东西,配得上决斗的荣耀吗?我认为,他根本不配!他只配让人用鞭子狠狠地抽一顿,就像主人用鞭子抽一头偷懒的蠢驴一样!”一听卡诺的话,一向唯恐天下不乱的吕西安立刻丢下正在演算的数学题从书房里面跑了出来。

    “明天一早,卡诺先生,您带上我,我们到国会门口堵住那头驴子,我拿两支手qiāng拦住其他人,然后卡诺先生您就可以狠狠的揍它一顿了,就用马鞭狠狠地抽!”

    卡诺听吕西安越说越不成话,便一瞪眼道:“吕西安你胡说什么?你的作业做完了吗?拿给我看看?”

    “还没呢,就只剩下一点了,马上就好了,我做作业去了。”吕西安立刻脚下抹油,溜进了书房。

    吕西安进了书房,老老实实地,至少是看起来老老实实地做作业去了。但是卡诺自己坐下来之后,却越想越觉得吕西安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也很有可行性。于是他就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拿起外套和帽子,就打算出门。

    “拉扎尔,马上就要吃饭了,你到哪里去?”妻子赶忙问道。

    “我有急事,你们不要等我了。”卡诺一边说,就以便出了门。

    第二天一早,卡诺便带着两个朋友——国会议员埃斯巴,还有一个是国会议员德隆。

    三个人在国会门口拦住了高里奥,卡诺二话不说,上前去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高里奥的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都滚了出来。

    高里奥大叫一声,歪歪斜斜地退了几步,一手捂住了鼻子,一手指着卡诺,用含糊不清的语言道:“卡诺……你……你这么可……可以这么野蛮……有话……好好……”

    卡诺更不多话,又抢上前去,劈脸又是一拳,却正打在眼眶上,打得高里奥眼棱缝裂,绿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绿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高里奥立脚不住,向后一仰,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周围的布里索派议员纷纷想要上前来救援,但此时就听见一声qiāng响,只见埃斯巴一手拿着一支正在冒烟的qiāng口朝天的手qiāng,另一只手拿着另一支手qiāng,指向众人,一边的德隆也拔出两把手qiāng,拦在了那些议员和卡诺高里奥之间。

    “各位,这只是私人恩怨。我希望大家不要干预。”埃斯巴手持双qiāng,非常有礼貌地对大家说。

    可能是因为埃斯巴的言非常的有说服力,即使是布里索派的议员都被他说服了,乖乖地站在旁边围观,还不时的出这样的声音:

    “哎呀,卡诺先生,有话好好说,不要,不要这样……”

    “啊……不要呀……不要这样子啦……”

    卡诺从外套里掏出了准备好的马鞭,一鞭子就朝着倒在地上的高里奥抽了过去:“叫你在背后造谣!叫你随意污蔑人!叫你……”

    皮鞭像雨点一样的落在高里奥的头上脸上,高里奥双手抱头,被打得满地打滚。嘴里一开始还愤怒的大骂卡诺是野蛮人,接着便告起了饶:“卡诺先生,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呸!”卡诺用鞭子指着高里奥道,“你要是硬到底,老子倒不打你了;你要讨饶,老子还要打!”

    骂完,便又是一顿雨点般的鞭子抽了过去。抽的高里奥一时求饶,一时怒骂,一时又哭泣。一直到卡诺一不留神,用力大了点,将鞭子抽断了,才收了手,又指着高里奥的鼻子道:“你记住了,以后再敢在背后胡说八道,我见你一次,便打你一次!你可记住了!”

    高里奥在地上缩成一团,一叠声的回答道:“记住了,记住了……”

    “哼!”卡诺抛下断了的马鞭,转身走了。

    见卡诺走了,埃斯巴便将手qiāng之手指上打了两个转,然后将它收到口袋里,向着围观的其他议员鞠了个躬道:“感谢大家的合作。”

    然后便和一言不得将手qiāng收了起来的德隆一起跟着卡诺走了。

    “野蛮人,真是……真是太野蛮!”惊呆了的布里索派议员们纷纷说。

    “卡诺真是好样的!这样的贱人就该往死里打!”山岳派的议员们却这样说。

    卡诺的举动第二天一早就成了巴黎的各家报纸的头条。当然,布里索派的报纸在大骂,间派的在和稀泥,山岳派的,尤其是《人民之友》更是跳起来为卡诺鼓掌,这倒不是因为马拉特别喜欢卡诺,而是因为马拉特别不喜欢高里奥,因为他是个该死的粮食投机商!在马拉看来,这类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应该被挂在路灯杆子上。

    “只可惜卡诺先生用的军用马鞭的质量实在是太差了,才轻轻地抽了那头肥猪不过四十二鞭,就居然断掉了。我们听说,这些马鞭的采购是佩蒂特先生负责的。”在章的最后,《人民之友》还含沙射影的暗示,有些布里索派的大人物在赚黑心钱。

    当然,作为议会和政府的重要一员,居然在议会门口,用这样野蛮的方式解决个人恩怨,广大的巴黎人民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所以议会紧急开会,对这件事情进行了紧急磋商,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对卡诺做出了非常严肃的处罚,将卡诺的少将军衔下降为上校,并相应的下调了一级工资。至于高里奥的医药费问题,议会认为这是一件应该由民事法庭来处理的事情,因此建议冲突双方自行协商解决。

    在揍了高里奥一顿之后,虽然被降了军衔,而且扣了工资,但是卡诺却毫不在意。降低军衔,但是并没有调整他的工作岗位,这个岗位在那里,军衔升回来,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至于这当的一段时间的工资,花那么点钱,换一个念头通达,卡诺觉得非常合算。就连干工作的时候的干劲都足了很多。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卡诺回到家。把外套和帽子挂好,妻子还有吕西安就迎了上来。

    “卡诺先生,今天有很多人都给你寄来了礼物。”吕西安朝着卡诺喊道。

    “有人给我礼物?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是写什么东西?”卡诺问道。

    “拉扎尔……”妻子的神色很怪,“是一大堆的马鞭……”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