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百一十五章 波澜壮阔

    赵霁腾:“瞧,给你看我们家宗主的画像。”

    “哗啦”一声,一幅卷轴飞上半空。还没等画幅完全展开,就听到四周传来一片喧哗之音。

    老衲,朗声道:“我家宗主长得俊美无双,是各大仙宗公认的四美之一。”他一脸花痴,双眼冒着桃花泡泡,做捧心状!

    流年四水,口沫横飞接着说道:“在四大美男中,我家宗主,要貌有貌,要财有财,要手段有手段,是公认的最完美的男子。我家宗主的美貌,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呃,他也是一脸花痴,双眼冒着桃花泡泡,做捧心状!

    莲儿好无语来着:“……”

    真是好恐怖啊。

    这男人要当起粉丝来,也好恐怖。

    这追星的状态,简直比女人还疯狂啊。

    〈王者〉范贰菇凉也赶紧丢出一幅画像,羞羞答答滴说:“我这里还有我们家云静大人的画像……云静大人,才是我心中最完美的男人……我最喜欢我家云静大人了……”继续一脸花痴,双眼冒着桃花泡泡,做捧心状!

    呃,这群人,都是群什么人?二货吗?逗比吗?

    云静,抚额:“……”哎,这群白痴也是够了。

    “云静大人……最帅气了,我们好爱你哦……”

    旁边的几位女粉丝,异口同声道。

    “我们家宗主简直就是帅到没有朋友的境界……”

    旁边的几位男粉丝,异口同声地表达着心声。

    莲儿:“……”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男人的比美大赛?

    这时,从外围冲进来一抹俏影。

    〈缘定今生〉幻情,一边向天空扔着红色的卷轴,一边大叫道:“四美之一的阳靓君,才是里面最美丽,最富有才情的,最温柔,最完美的男人!”

    这群人,肯定是闲疯了。追星追成这样,也是好变态。

    莲儿抬眼,只见一幅红色的卷轴,大大的放映在空中。

    卷幅里的画,有四米……如海的波纹,波澜壮阔。

    一只九尾红狐的背上,驮着一位身着绯衣的男子。

    他迎风而立,青丝泼墨,手执一把折扇,剑眉林梢;他的眸子轻敛,眸内凝着一泓月的柔情,微扬的嘴角如若春风含笑。

    整片天空,只有那一袭绯衣在无限的纵横飞扬……

    他执扇抵唇而笑,眼角含春,一刹那,似乎春光明媚,春临天地,万物都因为他的降临而变得千娇百媚起来。

    从来没有哪一位男子能一笑,就催开百花盛开,但是他能!

    当真是比女子还要媚意风流。

    多一分则醉了,少一分则痴了。想不到还有男人能把绯衣穿得这般的倾城倾国……

    从画幅中,刮出一阵风,如春风袭卷着大地,无数朵鲜花,飘落下来,每朵花的花蕊都有阳靓君的画像,花似人,媚眼如丝……勾魂摄魄……

    汹涌的人流里传来爆破的声音,仔细一听全是女人的呐喊声——

    “哇,哇哇,是阳靓君大人的神像啊,赶紧抢一朵。”

    “我也要,我也要……阳靓君大人……什么时候能见到本尊一面,我就是死也无憾了。阳靓君大人约吗?”

    “你长得这么丑,怎么能和阳靓君大人约会,他见到你会吃不下饭的,还是和我约吧……阳靓君大人……我的男神……”

    ……

    在无数女子的喧闹中,一道清朗锐意的男性磁音,横空而出,他的声音宏亮又有震压力。

    他高高地站在琼楼的平台上,俯瞰着底下整个客栈,朗朗清音:

    一潭春水赛芙蓉,

    楼台水榭左岸东。

    春风拂柳阳靓君,

    五光十色美天宫。

    底下的女人又沸腾了。

    〈缘定今生〉幻情,一脸地兴奋地说道:“天啊,大家快看,左岸的宗主‘云纵’大人出来了。大才子云纵大人果然名不虚传,出口成章,信手成诗。一出来就送给我们这么好的诗。只要是关于阳靓君大人的诗,我都要统统收集起来,编汇成册。”

    〈王者〉范贰菇凉,插腰不服,嚷道:“既然四美之一的阳靓君都能得到您的赞许,那我家云静大人,不是更厉害。”

    〈左岸〉云纵,笑道:“久仰云静大人很久了,今日有幸,大家在此一聚。我左岸实在是三生有幸。在此,这五日之内,左岸食宿九折,左岸拍卖场全场八折,四美之物全场七折。现场先拍卖阳靓君大人之贴身饰物,以伺所有的粉丝……四美之物应有尽有,一定让大家乘兴而至,尽兴而归。排好队……报价……”

    一听说要拍卖“四美之物”,全场的粉丝,个个都发出尖叫之音。

    莲儿扯了下嘴角,说道:“这人好会做生意。”

    云兽青鸾立刻说道:“那是。脑筋转得好快,才子之名,应该是才气和财气统称的吧。”

    〈王者〉云静不屑地说:“左岸家的赌场和拍卖场,的确是财大气粗。但是,跟我们家比起来,也不过是尔尔。”

    琼楼高台上,云纵推了一下旁边的云横,悄声说道:“去把你的臭袜子脱下来。”

    〈左岸〉云横,瞪大眼,轻声说道:“宗主,您这是……又要拿出去了?一双云袜起价二十万金币吗?”

    二十万金币,一个宗族长老的月供。

    反正,在左岸家干活,月供只有二十万的金币。这万能金币好难赚。二十万金币卖得出去吗?

    〈左岸〉云纵,丹凤眼中笑意满满:“越臭越好,标上阳靓君的大名,什么东西都好卖。怎么滴也得两百万金币起价。”

    〈左岸〉云横吓了一大跳:“……”

    他的小心肝都快蹦碎了……两百万?没听错?真的没听错?

    〈左岸〉云纵继续说道:“把你那些还没洗的秋袜裤也给我拿出来卖了……起价三百万金币,肯定很多白痴女人疯抢……”

    〈左岸〉云横,又是一脸的懵呆:“……”

    呃,这样可行吗?

    宗主你怎么能这么狠?宗主你的脸呢……

    咦,怎么贴满了万能金币,一片金光闪闪。闪得不要不要的……闪瞎了我那颗爱财的小心肝。

    云横一想到金灿灿的钱,就痛快地出卖了自己的臭袜子和一打还没有清洗的秋单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