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百四十三章 心态崩了

    刘建设交代完战术,然后对宁勇微微点了点头,下一秒,只见宁勇的身影再次从残破的窗户一闪而过。

    砰!

    身后的断墙上再次出现一个弹孔。

    说是迟那是快,弹孔出现的同时,刘建设的声音吼声响了起来:“行动!”

    王浩听到声音,立刻起身同时半个身子出现在窗户的地方,十一点钟方向果然有一栋坍塌的楼房,其他楼房坍塌下来最多只剩下最后二层,而这栋楼房至少还完好保留着四层,于是他想都没想,光学瞄准镜对准四楼的窗户瞬间扣动的扳机。

    砰砰砰!

    三发子弹短射,立刻缩身回来,重新隐藏到了墙壁后面。

    砰砰……

    他开火的同时,刘建设和欧阳如静先后也开了火,打完讯速的缩回,至于到底有没有打中对方,根本不清楚,并且刘建设和欧阳如静手里的ak47还没有光学瞄准仪器,五百米的距离,能不能打中窗户还是一个未知数。

    “王浩,打中了吗?”刘建设询问道。

    王浩眉头微皱,回想了几秒钟说:“窗户肯定打中了,至于打没打中人,那就不知道了。”

    “我再试试不就知道了。”宁勇说,随之再次从窗户一闪而过,越发的从容和自信,对方狙击手的反应速度没有他快。

    这次竟然没有听到qiāng响,他们身后的断墙上没有出现弹孔:“难道刚才打中了对方?”所有人心里冒出这样的想法。

    “大家都不要乱动,虽然刚才对方没有再次开qiāng,但不代表一定被射中了,也有可能是在玩花招,记住了,战场上绝对不能存在侥幸心理,在没有确定对方是否被击中的时候,一定要按没有射中对待。”刘建设传授着战场上活命的技巧。

    王浩点了点头,思考了片刻,扭头对宁勇说:“宁勇你确定可以躲过对方的子弹?”

    “嗯,我确定,这人比之前遇到的几名雇佣兵狙击手差了一点,他的反应没有我快。”宁勇十分确定的说道。

    “那好,你朝十一点钟方向逼近,吸引他的注意力,让我们离开这个危险之地。”王浩说。

    宁勇可以通过两侧的窗户离开房间,王浩可不敢冒这个险,他的反应速度比宁勇差了太多。

    “好!”宁勇点了点头,闪身离开了。

    “我也去!”欧阳如静的身影突然一动,也跟着出去了,王浩心里一阵紧张,下一秒,耳边传来砰的一声,他整个身体都颤栗了一下,身后的断墙上再次出现了弹孔,抬头朝着欧阳如静看去,她正在低头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

    “欧阳,你没事吧?”王浩着急的询问道。

    “没事,没打中,我走了,你和刘哥一会听到qiāng响立刻离开这里,跟我们汇合。”欧阳如静说。

    “好!”王浩应道,旁边的刘建设也跟着点了点头。

    宁勇和欧阳如静离开残破的屋子朝着十一点钟方向逼近,半分钟之后,王浩再一次听到了qiāng响,他跟刘建设对视了一眼,马上起身离开这栋屋子,绕到了屋子后面,猫着身子利用坍塌的房屋隐藏身形,朝着宁勇和欧阳如静两人追去。

    五百米外的叛军狙击手是一名十七、八岁的黑人少年,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把中国制造的5狙,他非常有射击天赋,五百米的距离,5狙的精准度还是非常高,本来以为今天可以轻松击杀王浩四人,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户来回走动了几次,他都没有命中,这已经使他的心内十分难受了,而当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里他没有射中的时候,已经开始对自己的射击水平产生了怀疑。

    “为什么没有射中?莱卡教官说过我的射击天赋很高,难道是欺骗我?不可能,以前别说五百米的距离,就是六百米、七百米,我也可以百分百中,今天真是见鬼了。”黑人少年眉头紧皱,嘴里发出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完全失控了,他眼睁睁的看着高大男子和一名女子急速的朝着他隐藏的楼房逼近,并且两人的身影时不时的出现在瞄准镜里,可是不管他如何射击,就是打不中两人。

    “这次一定要打爆你的头。”

    砰!

    当宁勇出现在瞄准镜里的时候,黑人少年再次扣动了扳机,可惜仍然没有打中。

    “可恶,为什么!”他暴怒,差一点将手中的5狙砸了,不过最终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将qiāng扔出去。

    其实黑人少年此时的心态已经彻底崩了,反应速度比刚才还要慢上一秒,刚才他能控制在三秒钟左右,现在不知不沉已经延长到了四秒,有四秒的时间,以宁勇和欧阳如静的身法,想要打中他们,根本不太可能。

    心态的崩溃对射击没有一点好处,只有会让他的反应时间越来越长。

    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

    宁勇和欧阳如静两人很快逼近到了那栋四屋楼三百米内,宁勇嘴角露出一丝狠厉,扭头对欧阳如静说:“你在这里等二叔他们,我去把那人解决掉,免得一会跑了。”

    “小心点!”欧阳如静点了点头,

    宁勇身影一晃消失了,可是几秒钟之后,前方传来一阵重机qiāng的声音,哒哒哒……稍倾,宁勇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胳膊上还渗出了血,一块小石子镶嵌在他的手臂肌肉里。

    “妈的,楼下面有两个机qiāng阵地。”宁勇嚷道:“差一点挂掉。”

    “等刘哥过来吧。”欧阳如静说。

    宁勇一脸的不甘心,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三分钟后,王浩和刘建设两人来了:“刚才有重机qiāng的声音,怎么会事?”刘建设问。

    宁勇把事情简单讲了一下。

    “两挺重机qiāng,不好对付啊。”刘建设说。

    “刘哥,今天不就是来练qiāng法和战法吗?一个狙击点,两个重机qiāng阵地,正是最佳的练习对象。”王浩说,他倒是不在乎,恨不得马上冲上去一通扫射,这样也许能减轻或者暂时忘掉李洁的事情,让自己的内心好受一点。

    “这种搭配进攻一方很危险,我们既没有,也没有重武器。”刘建设皱着眉头说道。

    “现在的自由城还有绝对安全的地方吗?刘哥,你制定战术吧!”王浩说。

    “好吧!”刘建设轻轻叹息了一声,最终点了点头。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