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19章 脸大些

    “嗯嗯,我知道了,我等会儿就去看看!”

    江凡羽挂断安卓曦的电话,眉宇微颦。

    “前几天汇报给他们的蛊惑高考毕业生zì shā事件邪祟到现在都没点消息,现在又出来一个,加上黑衣人和繁缕,最近的邪祟似乎有点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出什么事呢?”江凡羽心中暗道:“看来得找个机会问问老罗头。”

    一想到老罗头,他就一肚子怨气。

    虽然每次邪祟的消息是安卓曦透露给自己的,但他哪儿能不明白,这就是老罗头的主意,不然一个在校学生,怎么可能情报这么及时。

    有点事就喊自己,真当自己是免费劳动力不要钱啊?!

    这是人干的事吗?

    只是他会拒绝吗?

    当然不可能!现在本来就缺钱缺的紧,他怎么可能放弃这单生意。

    报酬虽小,但积少成多啊!

    恰在这时,手机传来消息震动。打开一看,原来是安卓曦发来的余曼曼死亡照片与身份信息。

    年纪并不算太大,才二十七岁,工作努力,待人也真诚,无论是在公司还是朋友中,风评都很不错。

    也正是这个原因,公司在发现余曼曼竟然没来上班,这才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发现打不通,又找到公司中和她关系好的同事,同样没找到。最后找到了入职时填的紧急联系人,找到她父母,依旧是一无所获,这才在今早满二十四小时报警,最终在她家中发现早已死亡。

    照片中余曼曼面色惊恐,但双目紧闭,双手蜷缩胸前,死死地抓着空调被边缘,看起来像是做了什么噩梦。

    “可惜了,多好一姑娘!”

    叹息一声,摇摇头,看了眼时间,已近是临近晚上八点,不过正直盛夏,天倒也没全黑。

    晚上更好,邪祟易出!

    想到这儿,江凡羽旋即决定前往余曼曼家一探究竟。

    来到死者家门前,门口还拉着警戒线,里面有三个人在里面继续搜查线索,一个修行者,两个警察。

    毕竟死因定义为邪祟害人也只是初步猜测,修行者面对灵异情况可以,但论线索搜查相比经验丰富的xíng jǐng却差的远。

    周围没有一个居民围观。

    环境显得有些冷清。

    旁边死人了,尤其是死的不明不白,加上刚好在这动荡不安的时间点,这栋楼的住户都人人自危,胆战心惊,生怕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自己成为下一个。

    低身钻进屋子,那个修行者回头一看,带着调侃语气,乐呵呵打起招呼:“哟,这不是妹控小江同学嘛!又来帮妹妹扫除危险了!”

    江凡羽:“……”

    神特么妹控小江同学!

    他当即眼睛微眯,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渐渐释放而出,冷笑呵呵:“听说你最近修为突破了,正巧我也突破了,要不咱俩练练?!”

    说话的同时,江凡羽还特意活动了一下肩膀与脖子。

    “啊哈,那啥,不用了不用了!”修行者连连摆手,果断拒绝。

    他可是清楚的很,江凡羽早已不同于当初在水底宫殿第一次见面那般弱鸡。也不知道是怎么xiū liàn的,这么短的时间,当初自己单手可吊打,现在却是他单手花样吊打自己。

    这其中之郁闷,难以言表!

    “哼!”江凡羽留了个满意的鼻音,略过这茬,转而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没?”

    “没有!”修行者摇摇头。

    “这样啊,那我自己找找看吧!”

    “你随意!”

    穿过客厅,江凡羽直接进入卧室。

    情报说客厅一切正常,余曼曼是死在床上的,而卫生间镜子碎了,就是说如果有线索也应该在这两个地方。

    在卧室仔细搜查了一番,没有任何发现,他便转身离开走向卫生间。

    对此他并不意外,毕竟天网早就已经把这儿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个遍,真要有什么线索,哪还用等他这个外行人来发现。

    他可不觉得自己脸大些!

    之所以还过来看看,不过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仪式感,觉得既然要抓凶手,凶杀案现场总还是要去看看的。

    进入卫生间,江凡羽一眼就看见了洗手池上面挂着的那面镜子。

    上面布满了裂纹,若非有镜框将玻璃嵌在里面,恐怕早就是一地的碎片了。

    站在洗手池前,江凡羽静静地看着破碎镜子,看着自己的倒影被分成无数块,仿佛被人碎尸了,总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缭绕在心间。

    但他也没在意,这只是常人一种很正常的情绪,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看了许久,江凡羽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想到手机中安卓曦发来的余曼曼死亡照片……

    他沉默片刻,忽然鬼使神差的抬手轻轻触摸镜子,口中轻声呢喃道:“如果你真是被邪祟杀得,那就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话音刚落,江凡羽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眼前画面一变,那破碎的镜子不知何时竟然复原了。

    “嗯?”

    江凡羽扭头四望,目光扫过卫生间,眼中顿时有凛然之气闪过。

    幻境!

    如今江凡羽也算是大风大浪过来的,这种鬼物使用最为平常的手段,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幻境中,他能感觉到四周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怨气,让整个环境都显得异常压抑。

    江凡羽惊诧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这么帅。

    “好像确实大了一点!”江凡羽喃喃自语。

    刚才还觉得自己不可能有发展,可现在居然真的被邪祟拉入幻境中了,简直是不敢相信。

    “就是不知道到底余曼曼的,还是那个邪祟的!”江凡羽心中暗道。

    但无论是谁制造的幻境,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如果是余曼曼,那他就会知道凶手是谁。

    如果是邪祟,那就更容易了,直接了当让它变成积分,这案子就算结了。

    一念至此,江凡羽开始静静地在幻境中等待起来,也不去做多余的动作。

    既然把自己进来,自是有它的用意。

    还没等多久,卫生间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年轻女生走了进来。

    赫然是受害者余曼曼!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