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零八章 乱(两更合一)

    建明二十一年冬,翰林院走水,烧毁藏经阁房屋六栋,史料年纪无数。

    这一年冬日格外的寒冷,这一场大火格外的热烈。

    京中各衙门均看到了滔天火势,纷来相助。

    大火燃了近两个时辰,幸而无人员伤亡,但藏书阁却毁于一旦。

    乾坤殿内。

    建明帝端坐高台龙椅之上,俯视着下面跪着的三个黑不溜秋的人。

    一时竟都认不出哪个是自己的儿子。

    建明帝表情冷肃,他刚在早朝上嘲笑永宁侯有个不争气的儿子,结果他的儿子们下午便给他来了个火烧翰林院!

    真不愧是皇子,小祸小闹从没有,一出手便给他来了个大招!

    “混账东西!你们究竟在翰林院做了什么!?”建明帝搂起桌上的一堆奏折,劈头盖脸朝三个人身上扔了出去。

    凭着他们发出的惨叫声,建明帝终于分清了几人。

    跪在最左边,衣裳破了几个大洞的是他的六皇儿傅冽,跪在最右边,衣不蔽体的是他的七皇儿傅凝。

    跪在最中间,脸色最黑,头发都烧掉半截的是宋达。

    几个人垂着头,谁也不敢说话。

    建明帝怒不可遏,瞪着傅冽道:“傅冽,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冽用力的咽了咽口水,再也没了往日里飞扬恣意的模样,他深埋着头,弱弱道:“回……回父皇,儿臣们其实没干什么,就是在翰林院用炭盆烤了几根红薯……”

    “还就烤了几根红薯?”建明帝被气笑了,“满京城那么多地方,都待不下去你们几个吗,非要跑去翰林院烤红薯,朕恨不得烤了你们!”

    他宁愿他的儿子们也坐进烤红薯的炭盆里,也不愿他们因为烤红薯点了翰林院!

    前者只是丢脸,现在他们却是把天都捅了一个窟窿出来,他甚至已经可以预料到御史台那些老家伙们正在家里摩拳擦掌,等着明日弹劾!

    想到这,建明帝的头就抽疼不止。

    “烤红薯居然能把翰林院点了,朕倒要听你们说说,你们几个是如何烤的!”

    几人又都陷入沉默,建明帝直接点了宋达,“你往常不是挺能说吗!来,今日朕让说个够!

    你一点点交代,不许错落一个细节。”

    宋达垮着一张脸,其实直到现在他都还是蒙的,完全想不明白那火怎么会一下子窜了起来。

    “回陛下,今日六殿下和七殿下来翰林院找我探讨……探讨学问。”宋达硬着头皮,支吾着开口。

    建明帝冷笑一声,“你们几个探讨学问?那朕倒是宁愿相信太阳会打西边出来!”

    这三个人半斤八两,没一个读书的料,三个人写一篇文章都抵不过别人用脚随便写出来的。

    宋达脸色羞红,但好在脸黑如锅底,建明帝倒是也看不出他脸色的变化,“我们探讨了一会儿,六殿下就说他想吃烤红薯。

    但买烤红薯的地方太远了,我就灵机一动,说咱们几个可以自已烤。”

    “灵机一动?呵呵……”建明帝嘴角凝着笑,却冷得胜过霜雪,“你特么灵机一动就烧了朕的翰林院,朕怎么不打死你!”

    建明帝扫了一眼桌上,奏折已经都被他扔出去了,桌子上现在就剩茶盏和砚台了。

    这两样砸在宋达脑袋上估计会把他砸的头破血流,建明帝暂时压住要捶他一顿的心思,怒吼道:“给朕继续说!”

    宋达打了一个机灵忙不迭的道:“我们先拿着洗手的铜盆去了厨房,然后从炉子里扒了点炭出来,拿了几根红薯后,就回到了藏书阁,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了!”建明帝已然失了耐心,拍着桌子怒声吼道。

    宋达向左看看又向右看看,傅冽和傅凝都将头埋得更低了,两人的身子还隐隐发抖。

    “然后我们觉得红薯烤的有点太慢了,我们怀疑是炭火不够旺,于是就琢磨着该怎么让炭火烧的更旺一些……”

    建明帝的心情已经逐渐平和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冷冷问道:“然后呢,你们几个都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宋达咽了咽吐沫,埋着头弱弱道:“六殿下说应该往炭火里加点酒,七殿下说应该往炭火里加点油,我觉得两位殿下说的都对,不妨都试一试。

    然后,我们弄了一坛子酒还有一桶火油,再然后……两位殿下为了先放油还是先放酒打了起来,再然后……等我把两位殿下拉开的时候,火就已经着了起来。”

    其实都怪他们两个打斗的时候弄翻了火油,踢翻了炭盆,才会使得火势一下子着了起来,他这次真的是无辜的。

    傅冽有些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反驳宋达道:“其实火势一开始也没有那么猛啊,还不是你为了扑火,把那一坛子酒都泼了出去!”

    “那也不能全怪我啊,我当时也是太着急了嘛!”还是怪他们两个打翻了火油和炭盆,不然他就是把酒泼出去也着不起来啊!

    “主要还是怪傅凝,要是他不弄什么火油,藏书阁怎么会着火?”

    傅凝听了也恼了,反唇相讥道:“若非六皇兄一言不合就动手,哪会惹出之后的事。

    六皇兄真应该把这个毛病改改,省的日后再惹出麻烦来!”

    “傅凝!我警告你少说两句啊!要不是你整天在那叽叽歪歪的,我能动手吗?

    要改也该你改,堂堂大梁男儿别跟个娘们似的!”

    “你说谁娘们呢?”

    “说你怎么着啊!”

    眼见着两人有剑拔弩张之势,建明帝气得大步迈至两人身后,一脚一个都踹翻在地。

    都这个时候了,这两个玩意儿还敢吵嘴,真是欠揍!

    宋达看着被踹倒在地的傅冽和傅凝,总觉得自己这么跪着好像有点不够义气。

    宋达转身看着建明帝,咧嘴干笑道:“陛下,您要不也赏我一脚吧。”

    “那就如你所愿!”

    建明帝抬脚就向宋达踹过去,可没等踢到宋达,宋达就哎呦一声摔倒在地。

    建明帝气得嘴都歪了,几人甚至能听到建明帝磨牙的“咯吱”声。

    宋达颤颤巍巍的重新跪起来,咽了咽吐沫道:“陛下,要不您再重踢一脚?”

    宋达经常被父亲踹,所以早就练好了假摔的本事。

    每次都是父亲的脚刚碰到他,他就借力摔倒。

    可他没被建明帝踹过,一时没掌握好时间,摔早了……

    建明帝看着三个破衣烂衫,满脸漆黑的小子,突然就没了与他们计较的心情。

    他疲累的走回龙椅,沉沉坐下,开口唤道:“来人!”

    冰冷的视线在三人脸上一一划过,没了最初的愤怒,剩下的只有厌嫌,“将他们三个给朕扔进宗人府!”

    宗人府三个字足以让任何一个皇家子嗣头皮发麻,傅冽和傅凝也没了争执的心思,两人忙跪起身来叩求建明帝。

    “父皇,儿臣知错了,求父皇开恩啊!”

    建明帝却只是冷眼旁观,任由侍卫将几人拉走。

    宋达也怕了,挣扎着道:“陛下,我没有资格去宗人府的,要不您直接把我扔到刑部吧!”

    刑部尚书和他祖父交情不错,多少能给点照顾。

    “滚!都给朕滚!”建明帝气得发了疯,将桌上的砚台茶盏全都摔了个遍。

    三人都不敢再开口了,无声的被侍卫拖了出去。

    建明帝犹自喘着粗气,陈总管忙小心的为建明帝顺着气,叹声道:“相信两位殿下和宋三公子定会明白陛下的苦心,以后想来不会再闯祸了。”

    这个时候建明帝罚他们罚的越重,明日早朝上那些御史才会有所收敛。

    “他们若是能有那份心思,今日也就不会惹出这么大的祸事了。”对于他们几个,建明帝不敢指望。

    他往龙椅上一倒,疲乏的揉着眉心道:“朕懒得管了,剩下的就等着丽妃来做吧!”

    而此时众人也都得到了消息。

    蒋贵妃听了笑得合不拢嘴,高兴的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丽妃和傅凛都是个要强的,可奈何他们有一个拖后腿的。

    “傅冽还真是招人喜欢,居然一声不吭的给咱们送了这么一份大礼,连带着宋府也跟着落了难,真是妙极妙极!”蒋贵妃嘴角高扬,眼角眉梢都藏着欢喜。

    徐嬷嬷亦是笑着道:“老奴说过,娘娘是个福厚之人,这六宫上下谁能与娘娘相比?”

    蒋贵妃抿唇一笑,优哉游哉的啜了口茶,“本宫这时候真想去钟粹宫瞧瞧丽妃的脸色,想来定是好看至极……”

    此时钟粹宫中。

    丽妃惊怒交加,一时间被气得瘫在床榻上站不起来。

    宫女翠云拧了一条干净的帕子覆在了丽妃的额头上,关切道:“娘娘仔细身子啊,越是这个时候,您越是不能慌,六殿下还等着您去救呢!”

    丽妃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有气无力道:“乾坤殿可有消息传回来?”

    翠云正想摇头,便有消息传了过来,只说是陛下大怒,将六皇子七皇子全都关进了宗人府。

    “什么?”

    “宗人府”三个字一出,丽妃瞬间只觉头晕眼花,身子彻底瘫软了。

    “娘娘,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

    丽妃撑着虚弱无力的身子勉强坐了起来,她抓着翠云的肩膀,狠狠咬牙道:“传本宫的话回赵府,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六殿下保出来!”

    “是,娘娘。”翠云起身便要去传话,却被刚迈进殿内的傅凛拦住了。

    “母妃,这样不妥。”傅凛拧着眉,沉沉开口。

    “有何不妥?你六弟都已经被关进宗人府了!

    那是什么地方,那里关押的可都是疯子,你六弟哪里受得了啊!”一向要强的丽妃此时却是掩面痛哭,伤心不已。

    “可母妃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傅决和蒋贵妃一定在盯着咱们,咱们此时若是一步行错,他们便会迫不及待来落井下石。”

    他在听闻此事后,就是怕母妃惊慌,所以才第一时间就来了钟粹宫。

    没想到母妃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沉不住气。

    “我难道还怕他们不成?他们若是敢动冽儿,我就敢杀了蒋柔那个贱人!”丽妃目露凶光,随即她抬眸看着傅凛,眸色微凉,“凛儿,难道你不想救你六弟吗?”

    傅凛被丽妃看的心凉,他在母妃心里难道就这么薄情吗?

    他将那一丝酸楚压入心中,默默安慰自己,母妃只是太过焦急了才会如此。

    他坐在丽妃身边,耐心的安抚道:“母妃,六弟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只是现在有太多人在盯着我们,傅决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们此时若是陷入麻烦中,那六弟就无人去救了!”

    丽妃觉得傅凛说的有些道理,忙平复了心神,握着傅凜的手问道:“凛儿,那你可有什么办法?”

    傅凛眸光微动,颔首道:“母妃,我们可以……”

    ……

    相比宫中,宋府相对较为平静。

    宋大夫人自是惊慌不已,可宋老夫人听闻之后,却只抿了口茶,淡淡道:“都各回各的院子吧,此事谁都不许插手。”

    “母亲,达儿已经被押进宗人府了,咱们得把他救出来啊!”宋大夫人双目盈泪,面带祈求的看着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抬眸望她,语气淡漠,“又不是就他一个被关在了宗人府,两位殿下还关着呢,凭什么他就关不得?”

    宋大夫人被问的哑口无言。

    宋老夫人又道:“达儿太过顽劣,也该吃些苦头了。

    我要让他知道,宋府子孙的身份可以是他的骄傲,但绝不是他胡作非为的保命符!

    都散了吧,此事谁都不许插手,否则,家规伺候!”

    宋老夫人一声令下,府中众人谁都不敢再言语。

    宋碧涵咬着嘴唇,低低问道:“祖母,真的没有办法救三哥吗?”

    宋老夫人望着她,语重心长道:“涵儿,你要知道,今日之事若是常人所为,怕是连进宗人府都是奢求。”

    火烧翰林院,简直是耸人听闻!

    若非三人身份贵重,早就被判了死罪。

    宋碧涵闻此也不敢再多语,随着众人请辞离开。

    宋老尚书见屋内无人,叹了一声,才开口问道:“老婆子,你真不打算管达儿了?”

    宋老夫人闭了闭眼,长叹一声,“怎么可能不管,只是达儿这次是真的惹了dà má烦。

    京城,怕是要不太平了啊!”

    ……

    宋大夫人强忍着眼泪,低垂着头往院子走,宋二夫人和宋三夫人的劝慰她则是一句都没听进耳中。

    宋二夫人摇摇头,她也觉得宋达该好好管教一番了,不然整日只知惹是生非,她们也跟着操心。

    宋碧涵挽着宋二夫人的手,叹气道:“母亲,我瞧着大伯母真是太可怜了。

    三哥怎么能闯下这么大的祸事,这次就连祖母都不管三哥了,三哥可怎么办啊!”

    “你就别跟着操心了,你祖母嘴上说不管,心里还能真不惦记吗?

    再说了,陛下又不是只关了你三哥一个人,那不还有六殿下七殿下跟着嘛!

    七殿下的出身稍低了些,可那六殿下的母妃可是丽妃,丽妃现在怕是攒足了力气等着救人呢,只要六殿下平安无事,你三哥也就安全了。”

    宋碧涵点点头,叹声道:“但愿如此吧。”

    宋三夫人也一声不响的往自己的院子走,待与众人分开,立刻转身折了回去。

    “大嫂!”看见宋大夫人失魂落魄的身影,宋三夫人快步迎了上去。

    “三弟妹,你们都不必劝我了,我没事儿。”宋大夫人神色恹恹,她现在浑身乏力,甚至没有力气应付别人的安慰。

    “大嫂,我能体谅你的心情,我们也都担心达儿啊。

    这是咱们自家孩子,谁能忍心看着他在宗人府受罪。”宋三夫人满脸的担忧之色,瞧着比宋大夫人还要忧愁几分。

    宋大夫人别过头去,快速的抬起帕子擦了一下眼泪。

    宋三夫人见状忙又是好一番安抚,“大嫂你别担心,我娘家有个亲戚就在宗人府做事。

    我一会儿就去交代一下,好歹能有个照应。”

    宋大夫人面露惊喜之色,“如此可真是太好了。

    那就有劳三弟妹帮我询问一下,达儿可有受伤?

    翰林院火势滔天,达儿那时正在翰林院中,我怕他会受伤。”

    “大嫂你先别担心,我这去打听打听,一有消息我就来通知你。”

    “好,有劳三弟妹了。”

    宋大夫人面露感激的看着宋三夫人离开,却没看到她在转身之际,嘴角露出的阴冷笑意。

    ……

    顾二老爷回府的时候也是满身黑灰,洗了三盆的水,才算勉强把脸洗干净。

    顾二夫人递给他一条毛巾,犹自后怕道:“这古代着火真是太吓人了,也没有消防车,一着起来就是一片。

    我在家里听说是翰林院着火,都要跑过去找你了,最后还是小锦把我拉住了。”

    顾二老爷擦了把脸,忙道:“还好女儿把你拉住了,今日街上全都是人,就是你身子骨怕是会被挤丢了。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你也不用担心,我可没有那种为公殉职的情操。

    为了你们娘两,我也会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你尽管放心就好。”

    “父亲,翰林院好端端的怎么会着火?”顾锦璃不由好奇的问道。

    “唉!”顾二老爷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道:“今日六皇子七皇子来翰林院找宋三公子,三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在藏书阁烤起了红薯,把整个藏书阁全都烧了。”

    藏书阁毁于一旦,他们翰林院可又有事情做了,这下要抄的东西更多了!

    想到那无穷无尽的公文史料,顾二老爷的脑仁就抽抽的疼。

    “宋三公子去了翰林院?”顾锦璃更是惊讶。

    她记得宋达的父亲可是虎威将军,宋达居然是要从文吗?

    “别提了,这位小祖宗说是去翰林院历练,可我看他分明是历练我们的。”往事不堪回首,宋达做的那些事顾二老爷已经不欲再提。

    顾锦璃拧起了眉,面露担忧之色。

    宋达这次惹了这么大的祸,怕是会把宋老夫人急坏了。

    她人微言轻帮不上什么忙,但可以做些清热解火的药膳给老夫人老尚书送去,免得他们气坏了身子。

    顾锦璃正想着,红芍走进来禀告,“夫人,老夫人身边的雪梅来了。”

    顾二夫人眉头一皱,“她来干什么?”

    她和那老太太现在也算是彻底闹僵了,难道那老太太还想叫她过去受训不成?

    “雪梅好像是来找大小姐的,但奴婢问她,她也不肯说。”

    顾锦璃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红芍,让她进来吧。”

    就算明知她不会带来什么让人舒心的消息,但也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

    片刻之后,雪梅被红芍带了进来。

    “奴婢给二老爷请安,给二夫人大小姐请安。”雪梅含笑福了一礼,声音宛若黄鹂,悦耳动听。

    雪梅穿着一件玫色比甲,同色的长裙下摆绣着一圈青翠的竹叶。

    乌黑的发件插着一支空心折枝银簪,并着一朵小小的玫色珠花,衬得她分外娇嫩。

    顾锦璃略略蹙眉,雪梅一直都打扮的这般娇艳吗?

    “你是来找我的?”顾锦璃打量了她两眼,开口问道。

    雪梅嘴角凝笑,恭敬道:“是老夫人派奴婢来与小姐说两句话。

    奴婢去锦华院时没见到大小姐,小丫鬟们告诉奴婢大小姐在碧竹院。

    正巧老夫人也让奴婢来看看二老爷可是无恙,奴婢便直接过来了。”

    雪梅柔声笑着,在提到顾二老爷时,眼神还有意无意瞄了顾二老爷一眼。

    浅浅一瞥,脉脉含情,只可惜顾二老爷正对着铜镜擦脸,全然没有注意到。

    “不知祖母有何吩咐?”

    雪梅忙收回视线,轻声回道:“回大小姐,老夫人听闻宋府三公子不慎点燃了翰林院,想着最近宋府怕是会诸事繁忙,便特命奴婢来传话,让大小姐最近不要去宋府打扰。”

    顾锦璃勾了勾嘴角,心中冷笑。

    这老太太昨日还恨不得自己立刻去宋府拜见,现在一见宋府出事,马上就开始划清界限,生怕牵连自身。

    雪梅说完之后,转而又望向了顾二老爷,柔媚笑着道:“今日翰林院着了好大的火,不知二老爷可一切安好?”

    顾二老爷转过身来,淡笑着应了一句,“我一切安好,回去转告母亲,无需为我担忧。”

    顾二老爷本就长得清俊儒雅,这般一笑,更是让雪梅面若飞霞。

    雪梅还想说什么,顾二夫人却是走上前来,拿着帕子帮着顾二老爷擦拭耳后,笑嗔道:“瞧瞧你,洗脸只洗表面,这耳后就都不管了?

    前面公孙策,耳后包黑炭,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顾二老爷笑呵呵的看着顾二夫人,语气温柔宠溺,“那还不是要怪夫人你太过贤淑,把我照顾的如同废人一般,夫人可要负起这个责任才是。”

    顾二夫人听得面色发烫,娇美的面容因染上两抹绯红而变得明媚动人,“别胡说,还有人呢!”

    顾二老爷虽不说话了,但嘴角的笑并未收起。

    他的双眸含情染笑,无需言语便能看出他对眼前女子的独爱。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深爱,他望的专注真挚,仿佛在看着自己一生唯一的挚爱。

    可两人的温情刺痛了雪梅的眼睛。

    雪梅抿了抿嘴唇,半垂下头,掩住了眸中的厌烦和怨怒。

    二夫人真是好生不要脸面,这么大一把年纪了,竟是还学年轻女子与男人撒娇,真是恶心死人了!

    这么些年也没能为二老爷诞下一个男丁,居然还有脸面独占二老爷,真是个妒妇!

    哪个男子不三妻四妾的,便是寻常百姓家里有些闲钱还会买个小妾呢。

    可怜二老爷却只能整日面对人老珠黄的顾二夫人,想必心里定然已经厌烦极了,只是二老爷太过温柔宽和,这才一直隐忍。

    顾二老爷和顾二夫人正彼此凝望,两人眼中只有对方,自是注意不到雪梅。

    可顾锦璃却看到了,眉头蹙的也更紧了一些,她打量着雪梅,开口问道:“雪梅,你可还有别的事?”

    雪梅如梦初醒,连忙摇头道:“没有了,那奴婢就先回去给老夫人回话了。”

    说完,雪梅躬身退出,只在临迈出屋门前微微偏过头,向顾二老爷的方向的又看了一眼。

    虽然这一眼极快,却没逃得出顾锦璃的视线。

    她凝眉望着雪梅离开的方向,眸中狐疑不减。

    这雪梅今日似乎格外奇怪呢……

    ……

    平阳王府中。

    温凉面无表情的端茶啜饮,坐在他身侧的红衣男子则双手托腮,眨着一双自成风流的眸子笑望着温凉。

    此人正是白泽堂少堂主秦俢。

    “温大美人,这夜深人静之际,不知你唤我前来所谓何事啊?”尾音微微上挑,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温凉扫他一眼,并不回答。

    秦俢勾唇一笑,懒洋洋的倚在椅背上,“说吧,想怎么救那宋府三公子?”

    温凉放下茶盏,神情淡漠,“我为何要救他?”

    秦俢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啧啧摇头,“啧啧啧,我就喜欢你这口是心非的别扭劲!

    既然你不想救宋达,那你找我来干什么?总该不是想邀请我与你秉烛夜谈吧?”

    说完还冲着温凉眨眨眼,笑若春晓之花,“虽然我没什么兴趣,但若你极力邀请,我也可以考虑一二。”

    温凉似没有听到他的调笑,神色不改,仍旧如水清凉,“与宋达无关,我不过是不想看英国公得意而已。”

    秦俢点点头,“这倒是,那英国公惦记宋府的兵权许久,宋达这次简直是白白送上门的。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温凉望他一眼,墨眸幽深,语气冷沉似冰,“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适时助傅凛一臂之力便可。

    傅凜做事未必细致,你可帮上一帮。”

    秦俢未语,唇畔含笑,一双眸子泛出明亮的光芒。

    温凉终于要动了,京中这潭死水也该被搅上一搅了!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