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百章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从大军老家回去的时候都已经是一月二十号了,回去的时候真感觉脱了层皮,太累了。不仅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远在山村里,那些根本不受道德尊则舒服的山民让人身心疲惫。

    我也大概理解了为啥之前大军捅死炮哥的时候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在这种环境下出来的人道德观念是非常薄弱的。

    晚上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一直在做噩梦,梦到老村长带着一群人来追我,竟然把我给吓醒了。出了一身冷汗,醒来的时候沈云琛还打来电话,问我到了没有,说她担心死了。

    我说到了,然后问他事情解决的咋样。老村长他们被捉了没有。说实话,老村长一天不被捉,我这心里就一天没底。

    沈云琛犹豫了半天,说捉人难度太大,还得面对山村百姓的层层相护,压根不好搞。而且要捉也不能以拐卖人口的名义捉,得找个其他理由整一整他。

    我寻思着只要能让老村长一家子坐牢就行,管他啥理由,至于山村里的人口拐卖事情,我真关不了,我能力没那么大,能通过这事情救一个是一个吧。末了我还问了一下金巧巧的情况。有没有因为这件事有啥心里阴影,要是有心理阴影的话,我心里真过意不去。沈云琛说金巧巧这样子,真看不出什么,她从小到大都是这个表情,别人没办法判断。但至少可以知道的是。金巧巧没有把我睡了她的事情告诉公安机关。

    说点比较渣的想法,这我就完全放心了。

    后来又安心在家里呆了几天,沈云琛那边传来消息,说事情闹的有点大。再往后她又给我说,事情有点不好收场。快过年的时候她就没跟我联系了,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处理的咋样。

    年关将近的时候,外面忽然下了一场雪。

    陈明没有在这边多呆,趁着雪直接回了晋海市,说是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完再回来。

    牙膏的婚礼也在年后如期举行。

    记得在婚礼上,赵国栋还找人来闹事了。不过今天周胖也在,还没进门就被周胖带人给打了出去,所以婚礼没啥太大影响。周胖回头还跟我说,早几把看赵国栋不爽了,之前因为跟他有合作关系所以才没有动手,今天他主动上门就不怪他了。

    这天秦千千也来参加牙膏的婚礼了,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是许诺跟着她一起来的。大波浪夹在我们之间,又是跟许诺、秦千千他们说话,又是回头跟我聊天,显得特别疲惫。完事了还给我翻了个白眼。

    我看得出来,大波浪想我和秦千千搞好关系,但我俩心里始终有个结解不开,所以都没有吭气。

    我和她最近的联系也仅限于过年时候的那个拜年短信了。

    中午婚礼搞完,晚上还接着在牙膏家又办了一桌酒席。

    吃完饭他还想张罗着去KTV唱歌,但我们这都有事就拒绝了。

    回去之后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因为在席间我知道了,秦千千的预产期在一个月之后。

    我不知道该咋面对这种事情。

    好在后来还得着手餐厅扩张的事情,一忙起来就没啥时间想这个了。

    只是在三月二十三这天,大波浪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孩子出生了。我问她跟我说这个干啥,大波浪就说我有必要知道,完事就把电话挂了。

    这几天我特别颓废,基本上啥事都不想干,整天就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她。

    后来还是牙膏跟杨桃两个把我稳住了,说我过去就是给人家添乱的。

    这么一说,也确实是这个样子。人家开开心心和和睦睦的。我过去干啥呢,我去了能得到啥呢?干脆全身心投入餐厅的发展算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日子也渐渐的步入正轨了,我每天的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是在餐厅忙活着,虽然相比以前的生活要平淡了许多。但看着餐厅一步一步的壮大,让我觉得很踏实,而且对人生的规划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混沌了。

    但这时候却不免又面对一个问题。

    随着年龄的增大,身边结婚的人也越来越多,催婚的人也越来越多。

    但不知道为啥,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任何那方面的想法了。不是说没办法喜欢人,只是没办法想象跟谁能白头偕老。

    记得那之后有两年时间,我一直都在忙于餐厅的发展。

    这两年内,我又谈过两段不太长的恋爱,也拒绝过一些人,但始终没有跟人走到婚姻的殿堂。

    第一个被我拒绝的就是王川灵。自从上次跟她划清关系之后,这家伙一反常态又明示暗示了我好几次,我都没答应,她看到没希望也就放弃了。不过据说后来她被那个已经成为名人的唐糖乘虚而入,两个女人成功确认了恋情。

    说句老实话,看到曾经的跑友竟然被一个女人追走,我心情是很复杂的。而且主要是我跟王川灵当了这么久的跑友,她竟然还是处,这说出去有点惊悚。

    说到王川灵不得不提一下那个和尚,和尚虽然嘴上说着爱王川灵爱到死,可没多久就移情别恋了,听陈明说,这家伙年中的时候还因为抢女人跟人干架,一只手废了,回老家在菜市场老老实实开了个炸鱼的摊子卖。

    我之前还以为他多情比金坚呢,没想到也就这个程度了。

    这两年内,可能是因为都是单身,聚会的次数又多,我还和大波浪擦出了一点火花。当然该干的事情都干了。但我两的恋情也只不过维系了不到两个月就散场了。因为我俩实在是不合适,当男女朋友太别扭,还是当好哥们强。

    记得我后来问她当时为啥要跟我在一起,她是秦千千的闺蜜,我曾经跟秦千千又有一段情,跟我搞地下情不觉得有点对不起秦千千吗。

    大波浪听到就骂我臭不要脸的,说都怪我勾引她。我就纳闷了,我啥时候有勾引人的本事了?我俩平时就是普通的来往而已,除了擦出火花的那段日子,其他时间我没干过啥吧?

    后来大波浪问我记不记得她脱我裤子那件事,我说记得,大波浪说这就对了。还说我那玩意长的比较特殊,她见过一次之后就总是忍不住想。

    这搞得我都无语了,合着我那玩意还是个香饽饽。

    除了大波浪之外,沈云琛也意外跟我处过半年,说起来起因挺奇葩的。我跟沈云琛会发展出这种关系,完全是因为金巧巧的事情。

    沈云琛他爹当初不是要帮金巧巧吗。这事情越闹越大,拐卖妇女的案子直接捅上面去了。导致山村那附近的乡里县里真是发一而动全身,直接触动了一些高官的利益。拐卖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最后这责任全怪在了沈云琛他爹头上,后来工作上被人随便找了个理由弄下去了。沈云琛的生活也跟着跌落谷底。

    记得年末的时候,她跑来我们市投靠亲戚。正好跑我餐厅打工。我们俩的关系本来就挺暧昧的,现在她又是我员工,后来相处久了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说起来沈云琛比较极品,也就是她带我见识了很多字母圈的东西。跟沈云琛相处的这段时间我觉得很尽兴,但这家伙到底不是一个能居家过日子的人,年底的时候我两就分了。

    哎,这感情方面的事情真是难以捉摸。

    当然,这两年来也不仅仅是只有感情方面发生过一些事情,其他人也一直在变化。

    大军老家那边严抓拐卖人口之后,大军就做不下去了。虽然他没干这事,但是他本身就背着命案,再加上又拗不过陈明的请求,便从村里出来,回到了晋海市,用郑姐给他的新身份继续生活。他们两把生意做的很大,成了晋海市物流生意的龙头老大。

    可也就是因为这个,我们的接触越来越多,导致一向看大军不顺眼的牙膏。两人酒后干了一架。

    幸好我跟陈明两个拦着才没有出大事。

    除此之外,周胖在我们市也混的风生水起,关平梅跟鼻叔也偶尔露个面,但是也不知道咋回事,他们好像都不太想见到我。我还寻思着得想个办法跟人搞好关系呢。

    哪知道就在年底的一场严打之中,本市许多高官纷纷落马,连带着背景不干净的周胖和鼻叔他们也有了牢狱之灾。

    倒是梅姨因为没有参与,所以没啥事。不过开年之后,梅姨一直闭口不谈的前夫出现了。我之前还以为这人死了呢,结果这家伙竟然是京城高官,梅姨与他和好如初一起去了北京。

    至于关可娜,我倒是再也没有见过,据说是跟个男人跑了。那男人能说会道的,骗了关可娜不少钱,听说当年冯朵朵带着关可娜到处借钱也是这个原因。

    不过也无所谓了,这女人我是再也不想见到。

    不得不感慨世事无常,这短短几年时间,大家的人生轨迹竟然变化如此之大。

    开年之后。餐厅的业务加重,我也就没心思搞这些八卦啥的。

    转眼间已经过了三年,我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身边的人催婚催的愈发急切了。我也因为餐厅扩张招人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我打死都没想到,金巧巧毕业之后竟然来到了我们市工作,而且碰巧来我们餐厅应聘。

    说真的,看到金巧巧的时候,我都惊诧于她的变化,貌似那次被拐卖之后,她成熟了许多,起码在我看来已经能跟正常人没啥两样了。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那段关系吧,我们俩都对对方有一些特殊的感情。我对她是愧疚。她对我似乎也有点意思。再加上工作上的关系,年中的时候,我们正式成为了情侣。

    年底的时候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结了婚,也算是对大家有个交代吧。

    结婚后,金巧巧总想要个孩子,但我心里有道坎儿过不去,就一直拖着没要。这年过年的时候吧,牙膏组织了一个聚会,我们这些年因为生活在外面奔波的朋友们这才得以相聚。

    我清晰的记得秦千千那天也在,带着许诺跟个三岁大的孩子。

    两人一直在边上有说有笑的。

    我一开始以为我看到他们心里会难过会不舒服,然而事情却并不是这样。只有大家在夸许诺的孩子可爱,说他们一家挺和睦的时候。我才会从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聚会进行到一半,许诺跟秦千千就走了。

    我心里有点闷,跑到门口去抽烟。

    门外,秦千千没有跟许诺一起回家,两人说了再见之后便分开了。

    秦千千往左,许诺往右,我记得当时秦千千还让孩子冲着许诺挥手,让他喊叔叔再见。

    听到这里我脑袋嗡的一响,为啥叫叔叔?

    大波浪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我身后,小声告诉我,孩子一出生秦千千就跟许诺离婚了,许诺至始至终都没有碰过秦千千一下。

    我腮帮子有点酸,不知道说啥好,但我知道,即便如此我不可能再跟秦千千有啥交集了。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子吧,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谁也不知道在人生中的哪一段道路上,大家因为当初的一个决定,就再也没办法回到原点了。

    这时候。聚会散场,大家各自离开,金巧巧也上来挽住我胳膊,问我发啥呆。

    我说没啥,但我也明白了,日子总是要继续下去的,只不过大家的行走方向不一样罢了。

    我望着四散朋友们,心里默念了一句,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大家还请各自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