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01章 陈雪婷的心思

    刘浩南有些懵,实在是杨存中话里表达出的意思让他找不着北了。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是由阎王们亲自出面,号召地方鬼差敛财(赃款)来‘卖官鬻爵’。

    正常的情况下,难道不应该是下属们给他们钱来买吗?

    不过刘浩南没一会儿就想通了,这个做法也可以说成是阎王们是在收买鬼心?

    随后他的心神就被箱子里的财物吸引了,他手里把玩着从皮箱里拿出的金条跟金元宝。

    金条是一千克一根的,目前的市场回购价格在三百三十多一克,这一根就是三十三万。

    金元宝的数量不多,而且重量也小,一百克的有些,二百克、二百五十克的也有些。

    不管是金条还是金元宝都是被塑料密封的,这是防止黄金氧化的措施,并且每一根金条、金元宝都有相应的发票。

    满满一箱子的金条跟金元宝的价值,肯定要高于一箱子现金了。

    毕竟一根金条不占什么地方,而三十三万现金可是一个鞋盒子都装不下的。

    也就是说一箱子黄金的价值,是一箱子现金的三十倍左右。

    “这么说一箱子的黄金价值一亿五?”

    刘浩南心中暗想这么重的黄金装在箱子里,箱子居然没被压碎也是难得。

    他看看黄金,又想到艾莎给他带回来的支票。“难怪人们都喜欢贵金属,这视觉冲击力就是完全不一样啊!”

    如果他没仔细算计过这些黄金的价值,让他选择要黄金还是要支票,估计他都能选择黄金。

    他有些羞愧于自己的眼皮子有些浅,“自己前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呐!”

    他给自己的最后定义就是,前世虽然也经手了大批的黄金。

    可就好像是银行的工作人员一样,经手的大笔的黄金是军饷,又不是自己私人的,所以他才不激动。

    而眼前的这些黄金都是他的,感觉当然不一样了。

    坐在一边一口酒一口菜,悠然自得享受着的杨存中看不过去了。

    “浩南,这些黄金也是有溢价的,我都是按照发票上的价格跟你结算的。”

    “可这些黄金大部分都是几年以前,黄金在底价的时候购买的,现在的价格可能都翻翻了。而且据说随时可以变现,跟现金也不差什么。”

    刘浩南‘嗯’一声,知道杨存中是在刻意交好自己。

    随时可以按照市场价格变现的黄金,却按照发票上的价格折算给自己,这是什么?

    这就是变相的送钱给自己,他心里暗自记下了杨存中的人情。

    然后他才说道:“老杨,你说的那个借寿的办法靠谱不?”

    杨存中小啜了一口伏特加,然后摇摇头:“这酒有些喝不习惯,浩南,你看在我给你溢价那么多的份上,帮我准备些国产酒呗!”

    刘浩南看见他摇头,以为借寿有什么xiàn zhì,很难办呢,却听他说酒不好。

    他哭笑不得的说道:“行,一会儿你去度假村的餐厅,他们那里的酒种类全,你去了以后挨个喝,你最后喜欢哪个,我以后就给你准备哪个。”

    杨存中见刘浩南退让了,心里忽然就美了,能让松鼠小子让步,可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借寿当然靠谱啊!但我们几乎不给批准,我们做的更多的其实是补偿”。

    “比如有个人原本有六十年寿命,却被鬼差工作失误不小心勾魂了,距离他死亡还差了几年。”

    “为了安抚死者,我们就采取这样的方式补贴,就是把今生剩余的阳寿,加到他来世的寿命上。”

    “可你不是现在有功于我们城隍庙吗,又是合作伙伴,对你的事情肯定会网开一面的,就是阴司知道了,也不会追究责任。”

    刘浩南领情的说道:“那就多谢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轻易的用这个手段的。”

    杨存中表示同意:“说的对,偶然为之还行,多了我们也不敢操作,虽然是有借有还,但毕竟不是正规路子。”

    俩人(或者说一人一鬼)就这样边吃、边喝、边聊。

    直到刘啸玩完了一局游戏,才上来把四个箱子收了起来。

    杨存中还担心刘啸也给他耍脸子,却见刘啸面对他的时候,一点儿异样的表情都没有;他才彻底踏实。

    他并不知道,不光刘啸,实际上刘浩南也对昨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不满。

    因为事实上,这是帮他们省事了,免得他们哥俩还得辛辛苦苦的分头去找这些妖兽。

    而且城隍庙系统内人员混杂,漏得跟筛子一样的现状,他们也早就心知肚明。

    实际上他们哥俩聊天的时候,他们对出卖刘浩南行踪的鬼差,以及安排妖兽伏击他的鲍靓都些感激。

    毕竟谁都喜欢有人主动送钱上门,老话不是说伸手不打送礼的吗?

    而且经过昨天的战斗,刘啸对刘浩南目前的身手也放心了。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想用鬼修或者人海战术堆死刘浩南还有可能。

    但想用妖兽的妖海战术,对付刘浩南就不太可能了,那怕能堆死刘啸,也堆不死刘浩南。

    因为刘啸陷入重围以后会久战力疲,存在吞噬的妖兽,无法及时补充体力的可能。毕竟消化、吸收也需要一些时间。

    在妖兽达到一定数量而且实力较强的前提下,可能会导致刘啸补充的无法弥补消耗的力气,导致他逐渐衰弱。

    当然这个可能只是理论上存在的,因为刘啸累了以后,可以退回他的空间内,休息够了再出来接着杀。

    而对于刘浩南来说,面对妖兽的群殴连这个理论上的可能都不存在,因为灵骨吸收妖魂能量补充他的消耗是即时的。

    反倒是面对人类跟鬼修的人海战术,灵骨吸收的亡魂转化率不高,才可能存在风险。

    刘啸回来后就由刘啸作陪,陪着杨存中继续吃喝。

    刘浩南则去了后院陪谢导聊了会儿天,顺便看看苏鹏的恢复情况,然后才回自己的卧房补觉。

    毕竟他熬夜给苏鹏治疗了一夜,虽然汲取的妖魂可以满足他的治疗需要,但也快消耗一空了。

    不过这并不要紧,消耗的这些精神力,通过充分的休息是可以恢复的。

    最关键的是,他的精神力以后都不会再退步到原来的状态了。

    这就是觉醒带来的好处。

    他的精神力的上限被提高了。

    刘浩南这一觉睡的昏天黑地的,等他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他这一觉足足睡了**个小时。

    由于他在睡觉,所以后院基本没有人进来,只有孙玉华在东房护理苏鹏。

    陈雪婷就在中厅jìng zuò,不时的帮苏鹏端碗妖狼肉熬的浓汤,由孙玉华给苏鹏灌进去。

    所以刘浩南才从床上起来,陈雪婷就已经听到了动静,连忙进来帮刘浩南整理床铺、更换衣服。

    陈雪婷边收拾边汇报:“殿下,在您睡觉以后,谢导父女吃了中午饭也回度假村了,说晚上再过来。”

    “杨存中仗着自己是灵体转化的身躯,一定要跟刘啸殿下拼酒,结果他喝多了,还在睡。刘啸殿下一点儿事也没有,还在玩游戏。”

    “艾莎来电话说,收到的冯延军的支票已经入账了,张建的事情也处理好了,具体的她一会儿回来亲自跟您汇报。”

    “苏玉苏总来电话,说是被家人拌住脚了,但没什么重要事情,估计是他几个叔叔,不想让她参与到咱们跟冯延军的事情中。所以她让您多加小心,冯延军可能要耍手段对付您。”

    “还有,老王也回来了一趟,但没带他的亲戚来,后来又跟着艾莎去看车了。”

    “胡芳菲也来了电话,说余楠正在调查冯延军在国外进口的到底是什么货物,她得到准确消息以后就回来。”

    “鱼姐也来了电话,她那边没什么事,只是报平安,估计她们快到家了。”

    “张杰汇报,在四合院居住的妖族很老实,看来很享受稳定的生活,他们之间有些小冲突,但在侯佳男的强力压制下也都老实了。”

    “就是有一个鬼修,在咱们门外摆了一个烤红薯的摊子,张杰询问过了,对方说他是杨存中的孙子。”

    “在跟杨存中确认过无误以后,按照刘啸殿下的吩咐,张杰就把那边的门房让给他做联络室了。”

    “最后就是于丽娜来的电话,她说发现的墓葬中有些金玉之物,金砖银锭也不少,瓷器也很多。他们就不着急回来了,等清理的差不多了再回来。”

    刘浩南越听头越大,不由得抱怨道:“雪婷姐你听听,这都叫什么事啊!咱们来京城是来帮忙的,可现在越来事越多。”

    “咱们进京这几天就没捞着休息,每天跟个陀螺似的转个不停,睡个觉期间就发生这么多的事。”

    陈雪婷抿嘴轻笑道:“这也没办法,咱们的人不是鬼修就是妖怪,都是不通世故的。”

    “艾莎知道的很多,但她为人高傲不接地气,通晓俗务的就只有老王了,可不就得您多操心吗!”

    “我相信,以后就会慢慢好转的,有钱还怕招聘不到合适的人才来帮您?”

    刘浩南无奈的说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对了,有空你跟花姐探探口风,我想让她筹备一个职业学校,看她愿意不。”

    他并不是心血来潮,想一出是一出,这个想法他早就有了。

    因为他想还债的第一步,就只能是从教育入手,其他的办法都是治标不治本。

    大量的创办希望小学,以他目前的实力还办不到,所以他只能先从职业培训开始。

    他打算先培训出一批合格的,具备专业技能的广西人,让他们有一技之长。

    然后通过老乡带老乡的方式,逐步的抬高这些‘债主们’就业台阶以及收入水平。

    而他目前接触的人中,只有花姐有在培训机构、经纪公司的从业经验。

    陈雪婷点点头:“好的,殿下,我会找机会问问花姐的态度,我觉得问题不大。我能感觉出,花姐的事业心很强的。”

    刘浩南摇头苦笑:“可是她喜欢的是影视圈内的经纪人事业,你没觉得吗?花姐的虚荣心也很强。”

    “她更享受被众人追捧的生活,这也是她为什么执着于要当王牌经纪人的原因。”

    “可咱们要创立的是职业培训机构,可不是娱乐公司的练习生培训班,跟她适应的是不同职业。”

    陈雪婷停住了她正在收拾的动作,“殿下,我觉得可以先让她张罗着把架子搭起来,公司的架子应该都是大同小异的吧?”

    “喝新公司单独成立一个练习生培训班,交给她兼管就行了,其他行业她不熟悉,就请熟悉的人出面呗。”

    刘浩南:“算了,对这些我也不懂,还是找机会跟苏玉、谢导他们商量吧,咱们这些人打仗还行,在其他事情上咱们就跟bái chī一样。”

    陈雪婷笑着不做声了,因为她也很清楚,她们这伙人真的是只会打仗,经营上的事情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可在刘浩南出门的时候,她却在身后小声的说道:“殿下,其实咱们只做咱们会做的就足够了。”

    刘浩南一回身:“你说什么?”

    陈雪婷继续说道:“您要经营的是商业机构,而商业上的事情无非就是钱的事儿。咱们又不是朝廷,没那么多争权夺利的事情。”

    “没可用的人,咱们就高价挖人,把福利待遇给够了,就可以放手让他们去经营,剩下的就是监督。”

    “我们这些人经商不行,看住钱袋子的能力还是有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商业精英,也不可能瞒得住我们吧?”

    “认真给咱们出力经营的人,在钱财上不吝奖励,想动坏脑筋的人,也总有他的报应,所以来的人对您是不是忠心,并不是很重要。”

    “只要他们惜命,爱财,早晚都对您忠心的。因为我们给的别人给不了,就算别人给了,我们也可以拿走,他们没机会享受背叛你带来的好处。”

    刘浩南笑了,笑的如同春风化雨般的温柔:“幸亏你提醒我了,我是有些谜障了,是我有些糊涂了。

    这一世的我不是翼王,不用跟洪秀全、杨秀清勾心斗角。所以也就不用培植自己的嫡系力量来自保。”

    “你说的对,是不是我的人不重要,只要是聪明人,就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刘浩南确实被觉醒的记忆,搞得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

    所以他选择人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按照前世的习惯,首先考虑的就是对方忠诚。

    陈雪婷补充道:“就算有些人不是很聪明,慢慢的也会变得聪明了......”

    说道这里她忽然瞪大了眼睛:“殿下,您知道了自己前世的身份了?”

    刘浩南呵呵一笑:“我在琴黄岛的时候就说了,我知道自己的事情了,可你们当时都是捂着耳朵不听啊!”

    “雪婷姐,你很聪明,你出的主意也极好,幸亏有你在我身边了,一直也没机会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陈雪婷有些换乱的说道:“殿下这是哪里的话,我就是陈鬼王救下来的一个孤魂野鬼。”

    “没有陈鬼王我早就灰飞烟灭了,从我跟随陈鬼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将要成为您的护卫,我照顾您是天经地义的,哪里值得殿下一声谢。”

    刘浩南叹了口气:“哪里有什么应该的、必须的啊!我今生是刘浩南,又不是前世的我,你也要换换脑筋了。”

    “在我心里你不是侍女,更不是我的护卫、死士。你跟张杰、刘啸、胭脂、陈晓倩一样,都是我的家人。”

    “在亲近程度上,你甚至高于胡芳菲、艾莎,老王等人,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

    陈雪婷点点头:“我知道的,殿下,胡姑娘跟咱们处的再好,她也是龙冢的人,过了这次的风波,她总要回龙冢仙境的。”

    “老王叔也是如此,因为他受的是龙冢的恩,他的为人很重情义,就如同我们陈鬼王一样,陈姑娘跟龙冢的关系再好,她也是殿下的人一样。”

    “而艾莎姑娘,跟咱们的关系更像是相互利用,她亲近咱们,是因为您能给她需要的一切。”

    “如果真的涉及到生死存亡的大事,能跟您不畏生死的,只有我跟张杰、刘啸殿下,胭脂姑娘以及陈鬼王。”

    “因为我们是跟您绑在一起的,您如果出事了,我们也会死无葬身之地,不存在其他的可能。而其他人却都是有各自的退路的。”

    刘浩南笑着:“我可没想的这么多,胡芳菲、老王甚至艾莎他们,也都是我可以相信的朋友。”

    “我不会让你们轻易涉险,昨天我带着艾莎参战,只是为了看看她的表现。”

    “她昨天的表现已经获得了我的信任,但以后我不会让她参与征战了,她的特长不是在战场上。”

    陈雪婷又抿嘴笑了,家人跟朋友可不是一个概念。而她是被殿下视为家人的。

    这一刻她笑的很甜,脸上完全没有了作为一个鬼修的冷漠。

    她愿意一直追随她的殿下,无论生死,这是她藏在心中的一个小心思。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