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304章 恰逢离仙难(下)

    一大整桶黑色药水倾倒出去,却没有一滴落在地上,而是被一股吸力吸引,顺着静室大门的缝隙瞬间消失在门后。

    静室深处,周凤尘盘膝而坐,双眼紧闭,微微皱眉,本我之尸“唐贤”盘坐在他头顶三尺之上,被一团朦胧的白色气团包围。

    闷哼声不是来自周凤尘,而是出自“唐贤”。

    “离仙三难”便是将善、恶和本我三尸一一炼化,吸取真正的善、恶和自我,将他们从实体变做虚影或者一团先天真气。

    将来用以三花聚顶,与本体合一,再达到天人合一,最后证道成仙!

    甭管世上有没有仙,若想道行精进、实力大增,这一步是一定要经历的。

    这几年积累下来,他已经可以破开离仙第一难,而姜太玄更是在两年前就达到了离仙一难。

    这也归功于两人的天地气运加持。

    当初姜太玄突破之后的强悍变化,令周凤尘心向往之,所以这次准备先从本我尸“唐贤”入手!

    可“尸”本身有了一些自我意识,而且也是实体,这么生生炼化,有些残忍,所以“尸”难免会嚎叫、闷哼。

    这种痛苦不仅是“尸”自己承受,也会传递给本体,而本体不仅仅会有身体裂开、迸溅的痛苦,更有所斩之尸经历的诸多人生苦难、酸甜苦辣,一股脑的用清晰十倍的方式,重新经历一遍!

    这种感觉有种无法叙说的难受!

    姜太玄经历过一次,轮到周凤尘时,他自然是幸灾乐祸的。

    黑色药水是姜太玄的独家秘方,用来治愈本体不停的裂开和迸溅,却不能治心。

    此时周凤尘掐印引过黑色药水,不停洗刷身上的伤口,但他并不习惯这种东西,感觉有杂质。

    外面忽然传来姜太玄的声音:“兄弟!药水如何?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周凤尘勉强睁开眼,声音嘶哑的说道:“药水不怎么样,以后不需要了!”

    外面姜太玄诧异的问道:“确定吗?你吃得消?”

    周凤尘说道:“很确定!另外,静室四周不要留人,也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天塌了,也不要打扰我,多谢!”

    “好吧!”

    门外姜太玄摇摇头,转身挥挥手。

    一群“女卫”匆匆起身离开。

    琳琅迎了上来,问道:“主人……”

    姜太玄做出个嘘声的手势,往外面走去,一直出了“云殿”范围,才说道:“封锁云殿,令人不要打扰。”

    琳琅说道:“可是……他吃的消吗?”

    姜太玄瞥了她一眼:“你该知道,人与人的修行方式有很大不同,我需要有人陪伴,而他怕吵,痛苦都是小事。这等境界的修行,也不是你可以理解的,照做吧。”

    琳琅低头:“是!”

    姜太玄信步前行,一条走廊走到尽头,是一片园子,园子中有片深幽的池塘。

    他踩着积雪到了池塘边,拿起一旁准备好的鱼竿,坐在一边,吊起了鱼。

    大雪垂钓,还挺有意境。

    鱼儿还没上钩,一道身影裹着疾风扑到了身后,荡的水面涟漪不断,浮漂跟着晃动。

    姜太玄头也没回的说道:“你这么仓促的模样很少见。”

    “南面传来一道消息。”枯剑老祖的声音略显怪异,若是离得近了,可以发现他的眼神和表情也有些僵硬。

    毕竟死过一次的人,不是谁都和周凤尘一样幸运的还魂,还没后遗症!而姜太玄的手法自然也差了达耶方丈一些。

    姜太玄说道:“哦?天尊一方杀上苍梧宫了?”

    枯剑老祖说道:“暂时还没有,是有关周凤尘的,他的妻子上官仙韵和朋友张十三、苦心和尚、韩非、夕空妙等人被苍梧宫抓去了,据说准备一个接一个凌迟处死!”

    姜太玄依旧四平八稳的钓着鱼,问道:“哪来的消息?”

    枯剑老祖说道:“来自两个外来的散修。”

    姜太玄说道:“消息准确吗?”

    枯剑老祖说道:“我抓了他们,严刑拷打后又搜了魂,发现有人为的痕迹在内。”

    姜太玄说道:“也就是说是有人刻意传播?”

    枯剑老祖道:“是!”

    姜太玄问:“来自南方的隔天悬城?”

    枯剑老祖说道:“雇主来自隔天悬城东面二百里的三湖城,那里至今还没有陷落!”

    姜太玄陷入沉思。

    枯剑老祖身体笔直,看着水中沉下去的浮漂,默默等待。

    好一会,姜太玄说道:“是周本通的阳谋,引我们过去!”

    枯剑老祖说道:“您和周凤尘?”

    姜太玄说道:“我和周凤尘约定同盟,如今是系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分开便会被本通老祖和老和尚碾死,所以周凤尘如果因此事而去,周本通料定我会跟着。

    到时,威逼利诱也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罢,总归我和周凤尘是被他拿捏住了,用来共抗天尊,则天尊必死无疑!”

    枯剑老祖说道:“这手段看似一般,实则极为高明!”

    “也很xià jiàn!”姜太玄说道。

    枯剑老祖看了眼“云殿”方向,似乎诧异周凤尘哪去了,问道:“这事该怎么处理?”

    姜太玄说道:“这事应该不是凭空捏造,要尽快处理,只是周凤尘还在闭关,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出来,也不可能打扰他!”

    枯剑老祖说道:“那暂时瞒着他,就当此事没发生过?”

    姜太玄说道:“我和周凤尘迟迟不去,天尊再打上门,苍梧宫真会杀死那些人。以周凤尘和他们的关系,想必会埋怨我不告之罪,有可能和我绝交!”

    枯剑老祖问道:“既不能打扰周凤尘,又不能不处理,那该怎么办?”

    姜太玄笑了笑:“简单,我去!”

    枯剑老祖诧异道:“您去?您不是说,您和周凤尘不能分开?”

    姜太玄说道:“谁说不能分开?噱头而已,我一人即可想办法救下上官仙韵等人,又不影响老道和老和尚拼命,还能给他们添添堵,毕竟周凤尘没去,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食之无味,弃之也可惜!

    就算我投降他们其中一位,分量不足,也不能影响他们之间的决战。

    到时他们分出生死,周凤尘出关找来,正好和我汇合,一切都没有改变!

    可能老道和老和尚都想不到这一茬吧?他们以为周凤尘重情,必去无疑,呵!”

    说着,拉起钓竿,水花荡漾,一条长着翅膀的怪蟒被从水下拉了上来,本来还扭曲挣扎着,看见姜太玄时老实了。

    姜太玄去掉鱼钩,拍拍蟒蛇脑袋,放生了,随口说道:“留下两人守候周凤尘便好,剩下的女卫由你统领,跟我去苍梧宫。”

    枯剑老祖问道:“什么时候?”

    “现在!”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