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一章 被抓

    走上回廊,二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到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即便是在华丽的辞藻都无法描述出他们看到的震撼景象

    四处可见依山而建的房子,城市的最中心放置着一个巨大的女神像,女神像的面前是半圆状的月牙湖,阳光照射在蔚蓝的湖水里。⑤∞八⑤∞八⑤∞读⑤∞书,.←.o≈

    清脆的风铃声,悠扬婉转的鸟鸣,这座城市将一种自然美发展到了极致。

    回廊上的二人脑中不约而同的冒出了一个念头:“放弃人世间的纷纷扰扰,在这里度过余生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二人相视一笑,他们都看懂了对方的心意,嬴修远搂过雪女,二人依偎在一起,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片刻宁静。

    熊孩子天明此时也醒了过来,急急忙忙地跑上了回廊,不断地在二人身边上蹿下跳,目光在四周的美景上一一扫过,“难道这里就是楼兰吗?这里真的好美呀。”

    看着破坏气氛的熊孩子,嬴修远额头直冒黑线,正欲给他一个爆栗,一个金甲士兵推门走了进来,

    “欢迎五位来到楼兰。”

    五人缓步走到门口,天明问道:“对了,这么没看到小黎?还有小貅貅。”

    “小黎?”

    “对啊,就是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

    金甲士兵显然不打算回答天明的话,随便敷衍了一句:“等见到了大祭司,各位的疑问就有答案了,请几位跟我来。”

    看着语气中暗藏不善之意的金甲士兵,嬴修远微微眯了眯眼睛,看来眼前的这个人已经知道了小黎的真实身份,他来次邀请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引他们几人上套。

    屋里除了依旧浑然不知他们已经碰上了麻烦的天明外,其他几人都从士兵刚才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嬴修远给了几人使了一个眼色,盖聂拉住了正欲说些什么的天明,几人跟着金甲士兵向外走去。

    走了没多久,众人在金甲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巍峨壮观的大殿外,金甲士兵停下了脚步,转身对着众人说道:“非楼兰族人进入圣殿者,不得携带武器。”

    这话表面上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已经看出来事情有些不对劲的众人听来就变了味。

    嬴修远面色依旧淡然,点了点头,盖聂和赵子龙很爽快的就交出了自己手中武器。【←八【←八【←读【←书,.2↘3.o

    士兵接过武器,刚刚将一qiāng一剑交到旁边的守卫手上,嬴修远突然喊道:“停,请先等一下。”

    在金甲士兵不解的注视下,嬴修远缓步走到守卫的身旁,手在剑上轻轻拂过,然后抬头说道:“我们走吧。”

    金甲士兵疑惑地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嬴修远,自从武功尽失后,嬴修远的脸上仿佛时刻挂着我是病秧子三个大字。

    瞥了一眼守卫捧着的剑,金甲士兵也没有太过在意,微微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众人继续前行,在经过了一个白色的石桥后,来到了大殿门口。

    大殿的门缓缓打开,几人再次被这种景象震惊到了。

    这个外表看似简约,巍峨的大殿里面居然别有洞天,雕梁画栋的石柱,金漆勾勒的鲜条,在这种极度的富丽堂皇之下同时也不失古香韵味,即便是最不起眼的图案也足以让人欣赏好久。

    大殿的最中央,在一群金甲士兵的簇拥下,一位身披白袍,手拿金色权杖的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女子身着华丽的服饰,身上佩戴的每一个装饰物都是价值连城的物件。

    众人一瞬间就明白了,眼前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应该就是金甲士兵口中的大祭司。

    “几位来自远方的陌生人,月牙湖与大漠深处的地下暗流相连,你们应该就是通过地下河流过来的。”

    “在发现你们几人的时候,我们也发现了龙魂。”

    嬴修远扫视了一圈周围窃窃私语的人,心中暗道:“看来这些人还不算太蠢,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地就直接抓住他们,而是审问一番在说。”

    大祭司继续问道:“我想请问一句,没有楼兰勇士的指引,你们是如何在茫茫沙漠中找到楼兰的?”

    一把拉住正要说话的天明,嬴修远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将天明挡在身后,抬起头微笑地看着大祭司说道:“是一位吕老伯带我们来的。”

    “他雇佣我们保护他回到楼兰,不过后来我们遇到了追杀,最后走散了,至于说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巧合。”

    大祭司疑惑地盯着众人,目光在几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嬴修远的话虽然看似无懈可击,但大祭司总觉得有一股浓重的违和感。

    侧身挡住了大祭司看向天明的目光,嬴修远沉思了起来,现在时间不等人,当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摧毁那个该死的兵魔神。

    他们不知道卫庄等人究竟什么时候会来,现在有秦军做后盾的他,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再想阴他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至于小黎那边,就只能先委屈她了,等他们找到如何摧毁兵魔神办法后,再来过来将误会解释清楚,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嬴修远很清楚,小黎并不是什么蚩尤一族,而是女神之泪的化身。

    如果骗不了的话,嬴修远手上还有盖聂和赵子龙这两个大杀器,大不了直接硬闯,看了一眼背包底部存放的999份huǒ yào。

    虽然嬴修远即便是用尽了方法,还是无法调配出后世那种威力巨大的烈性zhà yào,但蚁多咬死象,他不就信区区一个楼兰自己还玩儿不转了。

    想清楚了后续的计划,嬴修远淡定地看着大祭司,手上既然有能够不引发双方矛盾的方法,他自然要先试上一试,如果能够简单地摧毁兵魔神,他自然不会将事情变得复杂化了。

    “那你们可认识一个戴着一串很特别项链的少女?”

    “完全不认识,怎么了?”,嬴修远知道,大祭司最终的试探来了,捂住天明的那只手稍稍使了点力,将天明牢牢地锢在自己身后。

    当听到嬴修远的回话时,本来已经停止了挣扎的天明在度挣扎了起来。

    大祭司淡淡地说道:“那就在好不过了,本来我还害怕各位会难过,因为在月牙湖边除了发现几位之外,还有一位少女,不过她已经溺水身亡了。”

    看着面前还在想办法套话的大祭司,嬴修远在心里暗暗撇了撇嘴,小黎可是女神之泪的化身,这种神器的器灵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淹死了。

    没有拆穿大祭司漏洞百出的话,嬴修远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说道:“那还真是不幸呀,年纪轻轻就遭此大劫,真是...”

    “Fu**!”,手心处的一阵剧痛让嬴修远急忙抽回了捂住天明的手。

    一直在旁边默默无言的盖聂也没想到天明居然会干这种事,正想拦住天明,却已经太迟了。

    天明紧紧地拽住大祭司的裙子,大声喊道:“你刚刚说什么!小黎死了!”

    “小黎?”,大祭司问道。

    “就是那个带项链的女孩子。”

    大祭司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神色漠然地说道:“原来如此,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果然和他是一伙的。”

    “你在说什么?我要见小黎。”,天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搞砸了什么,依旧吵着闹着要见小黎。

    大祭司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就将天明击退到了几人的身旁,天明刚刚爬起身来,大祭司举起手中权杖,猛地砸了一下地板。

    一个由精钢浇筑的笼子从众人的头顶落了下来,将众人罩在了里面,天明指着大祭司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里面,快点放我们出去。”

    “让我来回答吧。”,嬴修远捂着被咬伤的手掌,他也没想到这个混小子居然下嘴这么狠。

    嬴修远一边在手上缠绕纱布,一边从容不迫地说道:“应该是因为那串女神之泪吧,那是蚩尤一族最重要的神物,同时也是证明她是蚩尤一族身份的最好证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都被关起来了,嬴修远还这么有底气,但大祭司量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淡然说道:“你说的不错,既然你们都已经承认了,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会在月牙湖畔,当着所有楼兰子民的面处决你们,同时也为我们死去的楼兰勇士报仇。”

    嬴修远摇了摇头,喃喃道:“跑龙套的专属台词,真没心意。”

    紧盯着面前的大祭司,嬴修远说道:“既然都要处决了,就让我们见一见我们的伙伴吧,起码死也要一起吧。”

    大祭司冷笑一声说道:“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既然如此我就满足你的这个愿望。”

    拍了拍手,地上逐渐升起了一个石柱,小黎被数十条铁链牢牢地绑在上面。

    嬴修远看到小黎没什么事,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从怀中拿出两把剑交给给了旁边的盖聂和赵子龙,大祭司惊恐地看着嬴修远:“怎么可能!武器不是全都被收起来了吗,这两把剑是哪里来的。”

    “当然是被我给掉包了。”,嬴修远摊了摊手,毫不在意地答道。

    一道凌厉地剑光闪过,众人面前的笼子瞬间就被肢解了,大祭司瞪大了眼睛紧盯着赵子龙手中的鸣鸿刀,失声喊道:“怎么可能!这等神器怎么会出现在你们的手上。”

    显然并没有人有兴趣回答她的问题,雪女抱起了虚弱的小黎,在赵子龙的开路下,几人很快就逃出了大殿。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