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两百三十九章 重逢

    在这个浪漫的凤神珏,每天环绕着花香,欣赏着花海,狐王复活重生,与目蝴蝶走到了花海中,狐王看着这一片宝蓝色的花海,知道目蝴蝶一直都喜欢宝蓝色。

    夜明杀走了过来,看着这对幸福的恋人,终于不用在提心吊胆的担心目蝴蝶用了自己身上的蓝色上品灵缘会缘尽的事了。

    “小珏,你来了。”狐王和目蝴蝶跟夜明杀打着招呼。

    夜明杀礼貌的和狐王打了招呼,随后夏公子和茹丝也走了过来,连夏公子和茹丝都惊叹狐王的气质。

    狐王在得知那些不在的日子里所发生的一切,就要召集人将鬼族的忆染情尘踏成平地。

    凤神珏的弟子也招收的差不多了,夏公子放出了信号召集了金谜寨的弟兄们,狐王也飞鸽传书给血聚山的张赤如海,他们全部都赶往凤神珏集合,要一起去忆染情尘将鬼族彻底铲除。

    金谜寨的弟兄们在接到夏公子的信号之后,最先赶到了凤神珏,随后的第二天是张赤如海带领的狐族队伍,张赤如海看到狐王已经复活重生,高兴而又恭敬的呼喊着:“狐王。”

    夜明杀带着刺有凤神珏的旗帜,高高的飘在队伍中,他们朝着忆染情尘而去。鬼锁已经料到了会有那么一天,准备了三万精英队,十个十品怪,等着他们的到来。

    他们踏着整齐的步伐,将整个鬼族宫殿围住,鬼锁早就在城墙上准备好了弓箭手,鬼族的大门内是重重的机关。

    夜明杀举着凤神珏的旗帜,一声号令,凤神珏的人出战,手握盾牌,抵挡着城墙上飞过来的箭。

    狐王一声令下,狐族的战士们拿起刀往前面冲了上去,夏公子则亲自带着金谜寨的弟兄们一起冲了上去。

    将鬼族的城墙上埋伏的那些侍卫队全部打倒后,他们整齐的冲撞着鬼族的那扇紫铜大门,大门从里紧紧的关闭着,在集体撞击片刻之后,这扇忆染情尘的紫铜大门终于被他们撞开了。

    夜明杀高举旗帜冲了进去,从地上飞出无数的飞镖与刀剑,刺伤了一部分人,他们谨慎的看着四周围,用剑挡去飞过来的暗器。

    他们将地上的机关破了之后,往里面冲进去,鬼锁的精英队将他们重重包围,都知道这些精英队十分难对付。

    鬼锁看精英队在打斗中伤亡了一部分,就召唤出了十品怪,狐王飞了上去,无数的剑光划过,瞬间斩杀了一个十品怪。

    夏公子和茹丝看着这狐王的剑法,斩杀十品怪才几分钟的事情,本以为夜明杀的剑法花逝第六层的贯穿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这狐王的剑法比夜明杀的还厉害。

    夜明杀的花逝贯穿十品怪的身上,无数花瓣飞逝而出,也单qiāng匹马斩杀了一个十品怪。

    狐王看着夜明杀的剑术,微笑的夸赞道:“你这小子,不错嘛。”

    “跟你比,我还差远了。”夜明杀笑了笑说道。

    一股熟悉的鸑鷟花香漂浮在空气中,狐王闻到这股花香就想起了凤神珏的那一片花海,还不知道夜明杀现在的剑法是用花香作为利器。

    当一片一片红色鸑鷟花瓣落下的时候,这些鬼族的精英队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脖子上精准的被夜明杀的红色花瓣刀刃划过,一招致命。

    “你这小子,还真是浪漫啊,在凤神珏又是种花,又是养花的,现在连杀人都用这么浪漫的招式了啊。”狐王看着夜明杀的花逝夸赞道,以前的狐王只看到过夜明杀用过的凤族剑法,而花逝是夜明杀为了隐藏身份,在鬼族里练成的新招式。

    “姐夫,你要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夜明杀笑着说道。

    “小珏,你别又飘了。”目蝴蝶在边上瞟了夜明杀一眼。

    一个十品怪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目蝴蝶看着他们都一人能斩杀一个十品怪,也想单独上去斩杀这个十品怪。

    “你们把这个十品怪让给我。”目蝴蝶说着就飞了上去,一团蓝色的凤火从手中飞中,从这个十品怪的身上穿了过去,这个十品怪在这道蓝色的凤火中化成了灰烬。

    “看来你们已经不需要我了,你们太强了。”狐王看着眼前目蝴蝶和夜明杀已经变得比从前强大了许多,或许是因为狐王离开他们太长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他们去进步让灵力变得强大。

    “是他们太弱了,不是我们太强了。”夜明杀说道。

    “那接下来的这个就交给我吧。”狐王说道,目蝴蝶和夜明杀已经知道狐王说的这个是谁了。

    狐王和目蝴蝶一起冲进了宫殿内,鬼锁独自一人坐在冰冷的王座上,淡定的面容略带一些严肃,但是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绪,鬼锁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会有今天这种局面。

    “鬼锁...”狐王说着就飞了过去。

    “狐王,我真没有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鬼锁说着,将手中的鬼环幻化成紫色千丝,紫色千丝甩向狐王,狐王快得让人看不清招式的剑法,瞬间将鬼锁的紫色千丝斩断,狐王用剑指向鬼锁的喉咙。

    “鬼锁,你欺负我的女人那么久,也该有些补偿吧。”狐王说。

    “你要杀就杀。”鬼锁淡漠的说道,脸上面无表情,似乎已经将生死看淡,心里毫无波澜。

    “作为补偿,把你的灵魄珠拿出来。”狐王用剑指着鬼锁说道。

    “想要就自己取。”鬼锁冷漠的说道,狐王抬起手,灵光穿过鬼锁的身上,将鬼锁体内的灵魄珠取了出来,这颗万年的灵魄珠,聚集了鬼锁一辈子的灵力和灵气,是颗上上品,就连泛着的光芒都与一般人的不一样。

    狐王将这颗灵魄珠递给目蝴蝶,目蝴蝶将这颗上上品的灵魄珠收了起来,失去灵魄珠的鬼锁,也就等于灵力散尽,狐王一剑刺穿了鬼锁的胸膛。

    “车晴,我不想你在地狱等我太久,我怕你孤单,我说过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我现在就去找你。”鬼锁说着,如同流沙般一点一点消散,消失。

    鬼族终于被他们铲除,从此以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鬼族的存在。夏公子和茹丝带着金谜寨的人回到了云中溟,张赤如海带着狐族队伍回到血聚山,而狐王和目蝴蝶,夜明杀一起高举旗帜回到了凤神珏。

    “小珏,你那么浪漫,应该有很多女子喜欢你吧?”狐王问道。

    “有,但是她已经被我封印在了柳树下。”夜明杀眼神里泛着一点点忧伤。

    狐王在了解也絮香馥的情况之下,知道絮香馥虽然已经死了,但是灵识和灵力都还被夜明杀封印着,狐王想用凤凰神衣和鬼锁的万年灵魄珠试着救活絮香馥,他们来到了那棵柳树下,救活了絮香馥,晚雁看絮香馥活了,就变成了小晚雁停留在絮香馥的肩膀上。

    絮香馥看见目蝴蝶,一根羽毛飞了过去,狐王抬手就接住了这根羽毛。

    “你怎么还是改不掉用羽毛暗箭伤人的毛病啊。她是我亲生姐姐。”夜明杀说道。

    “夜大哥,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夜明杀将目蝴蝶的事情告诉了絮香馥,絮香馥知道了后感到有一些愧疚。

    “老头子,咋们门口的柿子树开花了吗?”郭大娘「落花容」仰头喊着郭大爷。

    “老婆子,咋们门口的柿子树早就开花了。”

    “狐王已经复活了。”

    “老头子,我忘记告诉凤神了,最后那颗蓝色上品灵缘就在凤神身上。”

    “老婆子,你还忘记告诉凤神了,失去灵缘,也就意味着凤神与狐王缘尽了。”

    “老头子,你糊涂了吗?凤神虽然用了自己身上的那颗蓝色上品灵缘复活了狐王,但是缘尽的是那个在凤神二十三岁生日时候成为替死的贺恒天,重生后的狐王还是与从前一样会与凤神相亲相爱,而且重生后的狐王焕然一新,就算异族恋超过九千九百九十九天,对方也不会中毒。”

    “老婆子,这门口的柿子树都开花了,你说狐王和凤神会来看我们吗?”郭家二老想起以前他们说过等柿子树开花就会来看这里看望他们的。

    “我们来了.....”郭家二老很远就看到了狐王和凤神大声呼喊着,旁边还跟了夜明杀和絮香馥,他们在这棵开满花的柿子树下重逢。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