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七十章 坑大填人

    “让我仔细想想!”吴老板沉思了片刻,一拍大腿道:“没错,第一次受钱办事,确确实实就在去年戴了这个貔貅后不久,大师,莫非这个貔貅是个邪物不成?”

    “不,貔貅只是一种神兽,确实能够辟邪聚财。特别是开过光的貔貅,气场非常强,催财旺运的效果相当不错!”我说道,“因为它就是以金银财帛的精华之气为食的,所以能够为主人带来财运,只不过,它可不管是什么正财、偏财,只要是财帛之气,它统统吸纳而食!”

    吴老板皱眉道:“大师的意思是,是这个法器帮我催财,并且改变了我的心态,这才让我慢慢地放松了原则,从而导致以财为重的?”

    我说道:“这只是外因而已,催财的风水法器,就好比化学反应的催化剂一样,只有具备一定的条件,它才能够催财旺主,要是你自己没有贪财之念的话,它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的潜在意思就是你自己心存不满与贪念,这可不能全怪貔貅吸金催财。

    “那我从现在开始不戴它了!”吴老板想了想,觉得我说的非常有道理,自己这几年没有升迁、心怀不满,再加上有这位貔貅催财,自己才慢慢地没有了为官的底线,从而开始受贿贪墨。

    任何职业都是有自己的限制的,当官不为财,为财不当官,如果违背了规律,自己迟早会玩完。

    那吴老板立即把那个貔貅挂件装到了口袋中,不再挂到脖子上。

    “其实以我来看,貔貅本无错,只是你挂错了!”我说道,“这个貔貅应该不是一只而是一对儿吧?”

    吴老板点点头,说道:“没错,我和我老婆各戴一只。”

    “嘿嘿,你们戴反了啊,其实你们两个将各自的貔貅换一下,就能各取所需了。”我道:“你戴的这个貔貅扭头向右,另外一只貔貅扭头向左,要知道左扭头催官、右扭头催财!”

    “左扭头催官、右扭头催财?还有这个说法啊!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吴老板略一沉思、叫了起来,“哎呀,就是就是!自从我老婆戴了那个貔貅以后,什么市工商联副主席、省政协委员等等一大堆虚名头衔一个接一个的戴到她头上去了,也算是官运不错,就是生意原地踏步,没有什么起色。”

    我差点乐出声来:“你们两个真有意思,经商的不求财却去催官,当官的不求官却去催财!”

    吴老板一脸迷茫地问道:“敢情这法器也不是可以乱戴的啊!”

    我点点头:“不错,这种开了光的法器是不能乱戴的!”

    “哎,要是早听大师指教的话,那里会有这等烦心事啊!”吴老板感叹不已,“幸亏今天遇到了大师指点迷津,否则的话,以后还真是麻烦啊”

    我说道:“在风水法器上,可不是有钱请回去就行,要结合命理五行等各方面因人而宜,如果是摆放的话,还要注意方向与方位等等,催财反破财、延寿反短寿的教训可是不少的。”

    “大师,是不是我对换了貔貅,我的牢狱之灾就可以避免了?”吴老板满怀希望的问道。

    我想了想说道:“这个不好说,这样吧,我去你单位看看,单一的貔貅挂错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恶果,我怀疑你单位的风水有问题。”

    吴老板一听,立刻说道:“好,我车子就在外面,我马上带大师去。”

    我和吴老板出门,看见金刚就在门外等着。金刚见我我俩出来了,也没问怎么回事。吴老板凑到金刚面前说了几句,金刚点点头,给我俩告罪一声,自己就先走了。

    我看着情形也大概知道怎么回事,毕竟许多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金刚这么精明的商人肯定明白这个道理。

    我在吴老板的陪同下,来到他的单位。来到目的地,我才发现原来吴老板的单位居然是一个很有实权的单位,怪不得那么多人送礼。我在单位转了一圈,仔细回忆《术藏》上讲的,对照着单位的地形装摆件饰,最后我摇着头说道:“吴老板这的问题不小,看来你遇到现在的困境是各方面合力造成的啊。”

    吴老板听我这么一说,额头上顿时汗出来了:“大师,这里有什么问题啊。”

    我数道:“在这里说不清楚,我们道楼顶上看,你就能看清楚了!”

    我和吴老板一块来到楼顶,指着楼前正对大门的那个喷水池说:“吴老板,你瞧瞧那个水池,站在上面好好看看,它究竟像个什么东西?”

    吴老板赶快俯身低头打量着楼下的那个水池,只见那个水池不方不圆,整体上是一个艺术造型,从上往下看去,恰恰好似一张巨口一般。

    “有点像一张大嘴!”吴老板不确定的说道。

    “没错,就是一付张开的巨口形状!”我点了点头说,“你再瞧瞧,水池的前面,大门两侧的耳房犹如两只眼睛,通往主楼的道路好似一个鼻子,而那个水池又恰巧弄了个大张巨口的造型,这正是噬主的风水布局啊,不出事儿才怪呢!”

    “还真是啊……”吴老板再次擦了下额头上的汗。

    我问道:“我如果猜的没错,这个喷水池应该是去年才修的吧。”

    吴老板连连点头:“对对,就是去年修的。当时还请了风水先生看呢,那个风水先生说水代表财运,要我修个喷水池,对自己有利。”

    我听了,不禁摇头笑道:“那个风水先生只懂一点皮毛法术,单凭书上的话来布局造成的,好的风水布局,讲究的是山环水抱、活水生财,这句古语并没有错,错就错在后人一直误认为背山面水、水就是财。要知道山有穷山、水有恶水,穷山恶水不但不能带来好运,反而会带来伤害。所以在安排风水布局时要有整体观,不能照搬古语书本,而是要因地制宜才是!”

    吴老板连连点头:“对对对,书是死的、人是活的,灵活运用才是王道。”

    我说道:“吴老板你瞧瞧这里的整体布局,一张巨型怪口正对主楼,肯定不利于主人,而且山环水抱、活水生财,并不是说你在前面挖个水池子就能够催运生财了,那分明是一个大坑而已,古人有云,坑小填财、坑大填人,意思就是说明堂之处要平坦开阔,不能有死坑之物,否则的话,坑小了就会让人破财连连、以财填之,坑大的话就会妨主死人、以人填之,这可大意不得啊!”

    “那大师你看如何处理才好?”吴老板觉得我的话甚有道理。

    “很简单,把前面那个水池填平处理即可,”我解释道,“你站在楼上看那个池子,像个黑洞洞的嘴巴一样,既影响周围的磁场气场,又会给人一种消极的心理暗示,不觉得头晕目眩吗?”

    “觉得觉得,就像小时候趴在井沿向下看一样,总感到井里面有股吸引力似的,让人感到害怕!”吴老板连连点头称是。

    “这就是风水气场的作用,好的风水布局让人神清气爽、好运自来,恶的风水布局让人精神恍惚、霉运连连,这可真不是乱开玩笑的!”我郑重地说,“举个例子来说,一个人在花园中与坟地里,那个感觉绝对不会一样,除了心理暗示之外,无形之中的影响不容忽视!”

    “有道理啊,看来这风水布局可不能胡乱请人,单单站在下面看那个水池,艺术的造型确实不错,不过结合周围的环境一看,就形成了一张正对主楼的怪口!”吴老板若有所思地说道,“人啊,还是有些信与敬畏才好,这个世上理解不了的东西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