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五十九章 程式前来邀请

    程阳说完后程式皱了一下眉头,右手的手指不停的敲打这桌子说:“我其实是想请二位来帮忙的,你们能把木箱挪动到这个院子安然无恙,就说明你们是有本事的人,据我所知凡是文物馆参与挪动木箱的人在那天晚上都死了,而且死的很稀奇。”

    “他们都怎么死的?”陆秋问道。

    程式说:“我一开始认为他们是被什东西勒死的,而且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巴掌印,就跟烙上去的一样,我们法医鉴定的时候发现这些人真正的死亡原因是因为器官自然老化,而不是窒息而死。而且我更加感觉有些奇怪的是参与到研究这个木箱的人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死的死疯的疯。我当时联系过老师,但是老师不在。”

    程式也不客气自己倒了一碗水喝了一口后继续说:“过年后我收到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比较奇怪,跟不会写作文的小学生一样,很多词都是不符合逻辑的。不过我还是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我想邀请你们二位跟我一起去探索一下这个地方,毕竟你们学的东西比我要多很多。”

    程阳也是有点懵,怎么我们学的会比他还要多呢?陆秋从锅里捞出来肉放进嘴里嚼着说道:“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这件事太邪乎了,而且前期你们耽误的时间有点多,都多长时间过去了,很多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去解决。”

    程式低下头说道:“其实我们发现了一个洞穴,不过没有人能进去,从洞穴室暴露出来的木箱来看,那个洞穴里面的出现了跟你们当时发现的木箱一样的木箱,但是因为原本山体因为坍塌堵塞了洞穴室通往内部的入口,所以我们这次是来请求二位前来帮忙。”

    程阳听到是古洞穴,瞬间就有了兴趣,毕竟里面也是有很多好玩意的。陆秋似乎跟程阳的想法一样,对这我点了点头。

    “行吧,什么时候去?”程阳问道。

    陆秋说:“最好是这两天就出发,毕竟那边还在等着,而且这次去的的地方比较远,你们还需要一点时间去准备一下。”

    程阳也知道因为是探索古洞穴所以这次出去的时间肯定不会很短,但程阳同时也在担心自己的店内如果有事情要怎么解决。

    程式坐了一会后就离开了老宅,程阳和陆秋再次动了筷子吃着这顿没有吃完的饭。在饭桌上,陆秋看着锅里的羊肉问道:“程阳,你说我们这次去会不会把我们原本在山里开木箱的事情给暴露了呀。”

    程阳知道知道陆秋说的是什么,但程阳有些吃不准这个程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人,经过刚刚这一段时间,他总是给程阳一种很难接触的感觉。

    程阳晃了晃脑袋,不在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说:“不管对方知不知道以前我们做的事情,这次出去一定要有所保留,如果不是相关性命之事我们尽可能的不要透露出我们真正的水平。”

    陆秋点了点头后便夹了一块羊肉放进了嘴里,程阳本身的食欲因为程式的来完全被破坏了。这时电话响了,程阳看了一眼后连忙按下了接听键。

    “几天没见云海峰,最近咋样呀!”。

    听电话那端的声音似乎对方正在工地中,“程阳别整这个,我这里有点事,你跟陆秋来一趟我这里吧,我在埔南路23号的建筑工地上,速来!”

    听到云海峰这样说程阳就知道一定是有事,而且事情可能很急,不然云海峰也不会这样说话。陆秋问道:“云海峰找咱们有事?”

    程阳摇了摇头说:“的确有事,但是却没有说是什么事情,走吧,别吃了。”

    程阳拿起放在旁边凳子上的衣服往门外走去,陆秋还扒拉着碗里的肉往嘴里塞,边吃边说:“别着急等我吃完这点,不能浪费了。”

    云海峰说的建筑工地是原本城区的套院,看起来建造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因为云海峰买下来了,所以这里的建筑就都被拆了。

    程阳两人来到建筑工地门口,只见云海峰正在门焦急的来回走着。“到底什么事呀,这么着急。”周亦辰问道。

    “你们总算是来了,我给你们说我刚刚在这里挖出来了很多的铜钱,我让这里的工人都先休息了,首先想到的就是你们俩,快进来看看吧,这要是挖出来个埋东西的地方,我这工程就可能要赔钱了。”

    听到云海峰的话程阳心里也算是有了一个底,最起码已经知道了为什么叫自己来这里了,里面到底是不是洞穴还不好说,现在下结论也为时过早。

    这里的工程还没有开工多久,只不过是在打地基而已,上面原本的建筑都被挪移了,所以省去了很多麻烦的事情。

    “就是这里,地下可能还有,但是我怕里面可能是洞穴,所以我就让工人停工了。我看来一下大概的高度也就是几米的深坑,所以我顺着斜坡跑了下去,深坑中的确是铺满了一层铜钱,这种铜钱比正常的铜钱要大很多,而且还比较厚。

    程阳从兜里拿出来手套戴在手上,拿起地面上的一块铜钱。这种铜钱很沉,程阳突然想到原本在书上有些道过:君无望天下沧海,顶辟沉入万钱而诚。

    这是形容有钱人在洞穴的顶部放置铜钱,让人随意拿的。突然程阳看到了一个和其他铜钱不一样的东西,突然感觉地面有些抖动,突然脚下一松。

    “程阳没事吧?”

    程阳听到陆秋在上面喊,拍弄了一下身上的土说道:“没事,给我扔个手电下来,这里空间还不小。”

    说完没有多久就看到陆秋探着个脑袋扔下来了根绳子,随后他自己也顺着绳子滑了下来。“给你手电还有铲子,云海峰在上面给咱们望着,有什么好接应我们。”

    程阳点了点头接过陆秋手里的东西,打开手电看向里面,里面是空空的如同是地下室一样,程阳对这上面喊道:“云海峰,在拆之前有人跟你说这里有盖地下室的吗?”

    云海峰似乎在吃什么东西,很清晰的能听到他嚼东西的声音“没有,这里的建筑都没有办法盖地下室,而且这个深度,有点常识的人就都知道哪里有这么深的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