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69章 憨憨比较命大

    女孩说她躲起来,只是不想在还有意识的时候被吃掉,等她病发变成怪物,那就无所谓了。

    我不能冒险等她说的东西睡觉时再去找人,‘辐射土豆’对我视若无睹,不代表对包子他们也一样。

    “我知道一条近路,快点走或许来得及。”女孩很无奈地跨出大缸,听她的意思是要给我带路。

    飞族人的城市规划不怎么样,城市中没有一条直路,我实在看不出哪有近路,只得默认了女孩的行为,由她当向导,带我穿过迷宫般的建筑群。

    我注意到城市中心有尊人物雕像,比其它建筑高出一截,便问女孩那人是谁。

    “那是我们族人的英雄,伟大的法其娜,我们叫她新jì yuán之母。”

    “哦…是嘛,她…还活着吗?”

    “不,很久以前她就去世了,但她的子孙后代…对了,我和我妈妈就是她的后裔,我们家一直以此为荣。”

    女孩这话惊得我左脚拌右脚,差点把自己摔个狗吃屎。

    女孩连忙扶我一把,紧张道:“小心,别弄出大动静。”

    城中遍地是‘辐射土豆’,有很多尸体保存完好,没有被袭击过的痕迹,也没被开膛破肚,女孩说这些人都是病死的。

    可怕的疾病夺去了族人的生命,恶梦只在一夜间,她的邻居、亲人全都没得幸免。

    “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半晌才从震惊当中回神,尽量克制地打量着身边的女孩,她看起来和包子差不多大,一头金发继承了飞族人外貌的特征,只是眼睛的颜色是淡茶色。

    “向阳。”女孩侧头看着我问:“你呢?”

    “冷芙蕖。”

    “扶什么?”

    “你可以叫我冷姨。”虽然我自降辈份,但女孩并不买账,盯着我看了两秒,摇头嘁了声。

    她的n+1次方祖奶奶法其娜最多能算是我的‘姐姐’,她叫我一声阿姨已经是乱了辈份,当然她不叫也没关系,因为辈份这种东西,在血母族中是不存在的。

    我是受了人类社会的影响,才会套用下辈份来界定社会关系,其实那么多代人过去了,她直呼我的名字反而比较方便。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居然是法其娜的后裔,是她生出来的??这种事可能是真的吗?

    “你是盗墓贼?”向阳身姿灵巧地从横七竖八的尸体间跳过,带我穿过弯弯绕绕的街道。

    “不是。”我挑挑眉,好奇她怎么会这么问。

    “上面有座古墓,常有盗墓贼进去,不过都是有去无回,估计里面有只很凶的大粽子。”

    “你们早就知道上面有古墓?”

    “当然了,我们祖先建造太阳城的时候,还没那墓呢,它是后搬来的,我听奶奶讲,建墓时有人下来过,我族人在通道里就把他们给吓跑了,哈哈。”

    “那他们还敢在上面建墓?”

    “不懂了吧,建墓的人讲究风水,他们相信上面那个位置是建墓的黄金地段,瞎搞。”

    “所以,你们也早知道墓主的棺材是什么什么木?”

    “对啊,只是当时觉得用不着它,不然下葬当天我们就去拿来用了。”

    我暗暗叹气,心说做他们的邻居还真是倒霉,免费的材料库。

    地上的人建造自以为隐秘的工程时,却不知地下的‘邻居’已经将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在向阳的带领下,我们抄近路,来到她说的药房门口,路上有几个喜欢啃‘土豆’的家伙发现了她,想扑上来咬她,被我打爆了脑袋。

    红色大门内寂静无声,向阳回头望了眼城市上空的大挂钟,那钟有刻度没数字,而且刻度不止12个。

    “还有一点时间。”向阳转过来,伸手推开红色大门。

    但第一下没推开,她又试了两下,门只被推开一条缝,好像门内有东西将门挡住了。

    我挥手示意她躲开点,然后用脚踩住门板,向前用力一蹬。

    门后的障碍物被蹬开,一道huáng sè影子飞出来,正贴在我脑门上。

    “道长怎么样?打——呀,芙姐?!”

    “看符,呃…前辈?!”

    房间中,两个头顶着汤锅、炒锅的憨憨皆是一脸惊……喜。

    我揪下额头上的黄纸看看,殷红的血迹还未干透,一行歪歪扭扭的血字符,比之前的内容还要山寨。

    我抖抖黄纸,冲鼻子上堵着纸巾的顺风说:“123木头人?”

    顺风嘿嘿笑道:“就是不许动的意思,简单明了吧?”

    “如果你师父看到这符,肯定驾鹤归来找你算账。”我把黄纸符揉成一团扔掉,为这两个小朋友的未来感到担忧,符箓这种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两个,一个敢画、一个敢信,等于是在‘玩’命。

    “别别别,他老人家得道飞升,切莫再因凡尘俗事烦心的好。”

    “以后这种没用的东西就别画了,浪费纸。”

    “哦,前辈,你怎么找到我们的啊?”

    我四下打量一圈儿,这房间和中药房有点像,墙前立着药柜,每个小格子上都有文字,标明里面放的东西是什么。

    房间中央摆着个陶瓮,下面架着火,火还未熄灭,从上面古墓抬下来的木棺就放在陶瓮旁边。

    在药柜底下躺着几具尸体,死状和外面的那些差不多。

    “有下来的竖井,还有通道,进来之后是她带的路。”我看了眼向阳,她进屋后就走到陶瓮跟着左看右看。

    “文靖呢?”我看了一圈儿没看到文靖的身影,地上的尸体也没有和他体形相符的。

    “他在棺材里,和怪物搏斗的时候头磕到柜子上撞晕了。”包子扔下手中的饭铲,跑到我身边,挽住我的胳膊,指指文靖磕晕的地方。

    “前辈,你没看到,刚才那些怪物冲进来,把抬棺材的人给咬死了,特别惊险。”顺风稍显稚气的脸庞露出后怕的表情。

    “我知道,我在电影里看过,是丧尸,他们都变成丧尸了!”包子挽着我的胳膊用力晃了晃。

    “你们见到兆肆没有?”我算了算,还是少一个人,于是问向顺风。

    “没有,我们想等文靖醒了再出去,没离开过这,也没遇到别人。”顺风说。

    “可能是她拐到别处去了,你们就待在这别出去,向阳说了,晚上外面很危险。”

    顺风和包子都对向阳投去好奇的目光,飞族人衣服的款式有点跟后世的希、罗国撞衫,编发的样式也像,他们族中普通人只穿白衣,而拥有特殊身份的人,会穿不同颜色的衣服,所以非常好区分。

    向阳就穿着白色连衣裙和皮凉鞋,她发辫上插着朵枯萎的小粉花,应该是灾难发生前插上去的。

    包子从来不认生,她对向阳感到好奇,便开始找话题跟她聊天。

    我找了根绳子,把地上的尸体一个个拖出去,拖到外面街上。

    城市上方的大挂钟忽然发出闷闷的响声,像是整点报时,我看到一个正在chī rén的‘辐射土豆’突然停下动作,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丢下食物站起身,朝一个方向走去。

    向阳说这些吃同类的感染者都被‘石头’控制了,那么他们这举动是不是说明,‘石头’已经醒了,正在叫他们过去开会?

    我回屋叫他们乖乖待着,我去偷听下怪物开会,向阳劝我别去,任何靠近‘石头’的人都会被它迷惑控制。

    这里有通道能上到地面,如果不弄清‘石头’的破坏力究竟有多大,只怕会留后患。

    “芙姐超级厉害,听说过元力觉醒吗?灵气复苏、强者归来?”包子掰着手指,小眼神儿左飘右飘,“查克拉?听过吗?”

    向阳一脸茫然,我按住包子的头顶,“打住,别说了,叫你好好学习,原来你平时都在学这些东西?回去告诉陈教授,让他给你加加课。”

    “别~亲爱的芙蓉姐姐,给我留条活路!”

    “是芙蕖,渠道的渠上面加个草字头。”顺风认真纠正道。

    “哦,渠草头姐姐~”包子顽皮地吐吐舌头,露出小坏笑。

    “马冬梅的梗看多了?别闹了,老实待着,等我回来。”

    顺风见我要走,立刻上前一步,拉开衣服的拉链,把衣服左右一拉,露出衣服内里挂着的各式‘法器’,像极了兜售盗版碟的不法小贩。

    “前辈,挑几样带着防身。”

    “不用,谢谢。”我拍拍他的肩,顿了下,说:“你也别用它们防身,切记。”

    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让他带我见见卖他这些假货的人,这些东西如果是拿来摆拍、闹着玩,倒也无伤大雅,可用在真章上,是会出人命的。

    当然,卖假货的人可能根本不相信顺风这样的小少爷会去大凶之地探险,而且还能遇上各种真·凶物。

    “对了,她说她也会发病,你们俩注意点,发觉不对就…!”我朝包子和顺风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顺风尴尬地看了眼向阳,包子也是一脸担心地问她:“你生病了?”

    倒是向阳比较坦然,“发病时皮肤会长毒芽,不用他们动手,我自己会远离他们,找个地方等死。”

    我点点头,转身离开药房,顺着感染者聚集的方向,找到一扇绿色的大门。

    在地下深处挖石凿城是项大工程,飞族人通过几千年的努力,建造了这座和白玉城相差无几的城市,令我深感费解。

    他们应该有能力、有时间、有人力建造更辉煌的城池,为什么感觉雷声大雨点小呢?

    当初他们全族下迁,二十万人总是有的,结果如今的城市,只有基础生活设施,除了有电灯、有灌溉机器,我没见到其它‘高科技产品’。

    我记得当初……他们还有悬浮飞行器,还有无伤口手术技术,真正的不开刀、不缝合,就能治疗各种外伤,神奇得很。

    莫非是锅炉bào zhà,把他们炸回解放前了?

    绿色大门位于城市南面,药房在北边,我进来的温室在西…这样看来,重要的部门全围着城市而建。

    绿色大门敞开一半,我本来就是偷听,没想进去,所以躲到门边,抻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辐射土豆’们已经全员到齐,我刚想探头往里面瞄一眼,就听有人说话。

    使用的是飞族语言,但这声音却是我认识的人,我缩回脖子,皱眉细听,说话的人是兆肆,她在用飞族语说‘合作’。

    我听了一会儿,全是她一个人在说,没有人回应她,诡异的交谈持续了十分钟。

    我拿出手机,弹出摄像头,放到门边tōu pāi,房间中央放着一块金字塔型的石头,石头一闪一闪地发着光,兆肆就站在石头前和它对话。

    ‘辐射土豆’们站在石头周围,仰着头,像在与神秘力量沟通。

    我奇怪为什么‘土豆’和兆肆都能‘听’到石头的声音,而我却什么也没听见。

    兆肆说想借助石头的力量,控制与她作对的人,作为回报,她可以帮助石头,得到更多‘子民’。

    地下城哪还有健康人了,就剩向阳一个还没病发的,兆肆的承诺,等于是说,她会帮石头进攻地表生物。

    我毫不怀疑她的话,为达目的,牺牲别的种族,是无奈之举,也是理智的选择。

    等她从房间出来,见到我的那一刻,她没有一点惊讶,直接打手势,示意我跟她走。

    她带我走进一条通道,她的电动车就停在入口处,大白虫还在后车座上捆着,关上通道门,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先开口。

    “别板着脸,一块石头而已,它毁灭不了世界,你喜欢的人类也灭绝不了。”

    “你看到外面的情况了,怎么着,死一亿叫惨,死十万不算是吗?”

    “借助它的力量消除对人类更大的威胁,就是牺牲小头换大头。”

    “什么更大的威胁,追杀你的人,想毁灭世界?”

    “世界不至于,一座城,她们会毁了一座城,几百万人口吧,你既然决定置身事外,就别管闲事。”

    “几百万人口的城市?哪儿?”

    “你不是不管族内事了,别问那么多,总之借助石头的力量,可以兵不血刃的消除这场危机。”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