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323) 断头台

    这个清晨的天气格外糟糕,寒风凛冽刺骨。

    尽管如此,还是有成千上万名帝都的市民走上街头,前来围观死刑犯们的最后一刻。

    在帝都米德奈特堡的某个广场内,一个用廉价木材临时搭建的木架高台拔地而起。

    工人们之所以冒着严寒搭建这东西,是为了把行刑现场更好地展示出来,是为了让大家看得更清楚——瓦尔斯塔帝国的敌人会遭遇如何恐怖的下场。

    一个崭新出厂的断头台被端端正正地固定在木架高台中央。

    精钢打造的斜线形闸刀散发着比今天天气更加凛冽的杀气,令观者触目惊心,吊着闸刀的粗麻绳在风中摇晃,不断抽打着一旁的木架子,发出叮里当啷的,令人不安的声音。

    这是一个伟大的发明,设计原型出自帝国的选帝侯——达利·艾因富特侯爵那天才的大脑。

    在这位侯爵大人还是个男孩的时候,他在塔嘉维城的大剧院里观看了一出儿童木偶剧。当看到剧中有一个木质机械飞快地砍下一个布袋木偶的脑袋时,这个男孩深受启发。

    多年之后,他因为受到pò hài,带着义妹远离故土,追随父亲的愿望来到瓦尔斯塔公国,发誓效忠拥有帝皇血脉的古老族裔——米德奈特家族,加入公**队成为一名职业军人,后来他又亲身经历了威斯特亲王叛国的事件。

    当时的瓦尔斯塔公国处于持续动荡的局势之中,全国上下的监狱人满为患,缓慢的绞刑效率低下,已经满足不了处决大量死刑犯的需求,断头台应运而生。(此处剧情详见本书第67章。)

    在这种斩首器械应用的初期,也遇到了一系列的问题,

    首先是斩刀很容易卷刃。发明者达利听闻此事之后,马上召集了参与制造此机械的工匠团队,他建议将闸刀的材质升级加重,刃口改成斜面三角形,还亲自在图纸上进行其他的一系列修改。

    在经历了十几个版本的升级更替之后,最后终于诞生出最为稳定经典的型号——1705年量产型断头台,这是一台真正高效、无情的杀人机械。

    在瓦尔斯塔帝国,断头台已经成功地成为一种符号,一种国家强制力的提现,它时刻提醒着不法之徒莫要猖狂,它的诞生直接使得瓦尔斯塔半岛的犯罪率降到了千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威慑能力可见一般。

    设计者达利·艾因富特因此获得国家级勋章,此人在后来的日子里成为帝国的首席发明家,着名的线膛bù qiāng也是出自此人天才的大脑。

    在这个冰冷的清晨,断头台静静地矗立在广场中央。

    米德奈特堡的市民们都以敬畏的神情仰视着它,圣堂教会的信徒对它尤为恐惧,看着那厚重闸刀的眼神,就像在注视着冥界的死神一般,因为传说被断头台处死的灵魂上不了天堂,只能堕入燃烧着的烈焰地狱。

    太阳逐渐升高,钟声敲响了。

    “咣……咣……”连续七声。

    穿着一身陆军尉官zhì fú的监斩官看了眼怀表:“七点了,没有新的命令下达,那就按照原计划执行。”

    他对着身旁的三名刽子手说道:“让杀戮开始吧。”

    头戴黑色皮质头套的刽子手们只露出一双眼睛,

    他们都是肌肉发达、身躯高大的壮汉,平均年龄四十来岁,这些人都是从退伍老兵里精心挑选出来的,他们曾在地狱般的战场上摸爬滚打,心里素质绝对过硬。

    虽然这职业被人诟病杀业过重,但如果民众们得知刽子手惊人的高额年薪的话,恐怕就会转而开始羡慕了。

    领头的刽子手开始深呼吸,灼热的呼气在寒风中形成一股烟雾,他来回搓着一双粗糙的大手,戴上猪皮手套,朝着两名同事说道:

    “兄弟们,准备干活儿啦!这回要送上路的人挺多,今天的天气真他妈的冷,赶紧漂漂亮亮地把差事办完,然后回家抱着老婆接着睡。”

    第一名间谍很快被带上高台,此人似乎是被冻得麻木了,面对死亡也是面无表情。

    一名刽子手将他摁倒,把他的脖子嵌入到木头凹槽里,另一名刽子手拉动绳子,绳子带动滑轮机栝顺畅地运作,沉重的闸刀落下,间谍的项上人头被平整地切下,落到早已备好的木桶里。

    第三名刽子手抓起那脑袋上的头发,高高举起,向着人群展示,引来一阵欢呼:“杀得好!索兰王国的杂碎们!这就是冒犯咱瓦尔斯塔人的下场!皇帝万岁!”

    欢呼声中,一位父亲抱着个可爱的金发小姑娘,指着前方说道:“看呐,小露西,间谍罪就是这个下场!脑袋被人当成皮球踢来踢去!”

    小姑娘怯生生地捂住眼睛说道:“爸爸,那……那看起来很痛……”

    父亲大笑起来:“哈哈哈!不会疼的,那么快的闸刀,估计脖子一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很快,一大盆滚烫的开水倒了下来,把木头平台上的鲜血冲刷干净,并在台下很快结成了粉红色的冰柱,又有一名间谍被带了上来。

    与此同时,在半小时路程之外的金湖宫内廷。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女皇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此刻,她的心里正做着激烈的斗争。

    尽管她在嘴上逞强说不在乎小儿子马克西姆的死活,但那终究只是一时气话而已。

    实际上呢,这位溺爱孩子的母亲根本舍不得,就连抽儿子一巴掌都能让她心疼自责好几个月,这一次,儿子提出的zì shā威胁令她无法入睡,环绕在她独眼周围的黑眼圈便是证明。

    皇帝听到远处传来的钟声,突然停住脚步。

    “几点了?”她对着身边的参谋官问道。

    “七点了,陛下。”

    “嗯,开始了……第一名间谍应该已经被送上断头台了……那女人排在最后……还有好长时间才轮到她。”皇帝呢喃自语道。

    她用左臂上的锋利铁钩轻轻刮擦着墙纸,显得惴惴不安,随后又把目光对准了宫廷侍卫队长:“我儿子马克西姆在哪,你的人还在监视他么?”

    侍卫队长俯下身恭敬地回答:“陛下,我派出两名最能干的皇家侍从混进了皇子身边的仆人团队里监视,就目前的情报来说,皇子陛下还待在自己的寝宫里,只是精神状态有些萎靡不振。”

    “嗯,很好!”皇帝点了点头:“继续监视,让你的人看好了,绝不能让我儿子干出些什么傻事儿!”

    皇帝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门外的卫兵举起刺刀,喝道:“大胆!区区一介仆从,竟敢在金湖宫内廷大肆喧哗!”

    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显得焦急万分:“我要见宫廷侍卫队长大人!”

    “卫兵!放他进来!”办公室内的皇帝喊道。

    “遵命,陛下!”卫兵推开大门,一位神色慌张的年轻人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险些摔倒。

    此人穿着一件仆人的zhì fú,气喘吁吁,显得非常着急:“大大……大人,哦不对……皇帝陛……陛下!大事不好啦!”

    “到底怎么回事儿?说清楚!”侍卫队长抓住年轻人的肩膀,用力摇晃着,好让他清醒。

    “我们中计了!马克西姆皇子陛下让他的贴身男仆穿上自己的衣服,背对着我们在墙角处用餐,等我们发现假扮的时候已经晚了!

    根据那贴身男仆交待,皇子陛下早上四点就起来了,他穿上男仆的衣服,已经溜出宫去了!”

    侍卫队长怒道:“一群酒囊饭袋!这点儿事都办不好!”

    皇帝慌张起来,她大声喊道:“坏了!

    那孩子一定是去刑场了!快!派出骑兵去拦住他!别让他干出傻事!”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