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赘婿兵王

关灯
护眼
第933章 我是医生
    她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恰恰相反,真正的事情才正式开始。

    胡乔羽决定了,下车之后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杨路在听了花冲的话之后,便点了点头,随后指着不远处正在发呆的蒋琛便说道。

    “可以,现在去给他一巴掌,你就可以滚回自己的车厢了。”

    那个蒋琛以为自己将他给忘记了吗?

    不好意思,自己的记性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原本他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等着到站,可是非常搞这一出,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吧。

    花冲在听了杨路的话之后,顿时反应了过来。

    紧接着他甩开两个手下就向着蒋琛走去。

    尼玛,老子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原因就是这家伙。

    如果不是他蛊惑自己过来的话,那么自己又怎么会如此丢脸?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家伙。

    当蒋琛在见到花冲满脸是血的向着自己走来时候,顿时害怕了一下。

    他急忙的说道。

    “花少,我……我可什么也没做啊……您可千万不要……”蒋琛的话还没有说完,花冲便狠狠的给了他两巴掌,一边打一边说道。

    “麻痹的,你这家伙其心可诛!故意让老子来受辱的。”

    原本花冲对蒋琛这家伙感觉还不错,特意过来告诉自己,可是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在陷害自己。

    他肯定知道,杨路这家伙实力强悍,故意引诱自己过来,目的就是让自己受辱。

    这家伙的心里实在是太阴暗了。

    “我……”“啪啪”蒋琛现在可是觉得自己超级冤枉,自己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花冲的身份,也不知道杨路这家伙的身手竟然如此厉害。

    如果知道哪怕是其中一样,他也肯定是不会这样做的啊。

    只不过花冲很明显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再次的给了他几巴掌。

    如果是其他人这样打自己巴掌的话,蒋琛恐怕早就暴起了。

    但因为是花冲,所以他根本不敢还手。

    他能够知道,如果反击了,自己这辈子恐怕就完了。

    打了一会累了之后,他便没有再理会这个家伙,转身望着杨路。

    那眼神中的意思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我已经按照你所说的去做了,那么现在是否可以离开了。

    见到他望着自己,杨路便淡淡的说道。

    “现在可以滚了,记住,不要想着报复,因为好运一般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

    杨路希望这个家伙不要太笨蛋,虽然他现在掉了两颗牙齿,但其实已经算是走运的了。

    如果后面他再执迷不悟的话,那么他会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花冲只听到杨路的前半句,随后在手下的搀扶下急速的离开了这个车厢。

    当他离开这个车厢的瞬间,整个车厢便响起了排山倒海的掌声。

    对这些人而言,刚才的事情可是喜闻乐见。

    这是屁民的一次胜利。

    不过对花冲而言,这些掌声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等到花冲离开了这边之后,马春花便对杨路竖起了大拇指,随后说道。

    “杨哥,你太厉害了,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刚才的那一幕,已经深深刻进马春花的脑海中,她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至于旁边的胡乔羽见到这一幕便说道。

    “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之后,她就直接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马春花见到这一幕,便急忙的说了出来。

    “小乔姐,洗手间在那个方向啊!”

    听了马春花的话之后,胡乔羽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说道。

    “我到隔壁车厢洗手间,这边洗手间估计满了。”

    马春花在听了胡乔羽的话之后,顿时惊讶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么厉害,都没看就知道满了!”

    杨路在听了她的话之后便笑了笑,他可是能够知道这个胡乔羽心中是怎么想的。

    很明显她这是不想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年纪不大,思想倒是挺活络。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隔壁车厢的门打开,然后里面的人群躁动起来,这让杨路这个车厢的人顿时好奇了起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各位乘客,播报一条紧急消息,7号车厢有一命病人,如果有医生的话,请速速来。”

    当广播结束之后,6号车厢的人便知道为什么隔壁车厢人群躁动起来。

    感情史因为有人生病了。

    此刻在7号车厢当中,一个中年男子正扶着一个年级与她相仿,脸色异常惨白的女人喊道。

    “有医生吗?

    救救我媳妇,谁来救救我媳妇啊。”

    男子是这个女人的丈夫,看到女人现在的如此模样,他可是紧张万分。

    这么多列动车,怎么就没有一个医生呢?

    旁边的列车员美女,此刻也拿着话筒着急说道。

    “有医生吗?

    有医生吗?”

    刚才已经广播出去了,如果车上真的有医生的话,相信应该会过来吧。

    当然,这东西也不好说,毕竟这年头谁怕惹上麻烦。

    可惜这个动车美女喊了好几遍之后,依旧没有人站出来。

    现在女人的情况是越来越糟,也许支撑不了多久了。

    “我是医生。”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脸颊微微有些发肿的男子直接来到众人面前说道。

    周围的人在见到这一幕,顿时高兴了起来。

    那个列车服务员也急忙说道。

    “先生,您是医生吗?”

    蒋琛在听了她的话之后,便想也没想的就说道。

    “我是江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

    蒋琛的话刚说完,周围的人便互相说了出来。

    “竟然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

    “看来她是命不该绝。”

    “都知道第一医院的医生水平很高的。”

    坐在这辆动车上的人,大部分都是江川人。

    所以也知道第一人民医院的含金量有多大。

    现在有这样一个医生在的话,相信一定可以将人给救治好的。

    那个中年男子刹那间将希望的目光放在蒋琛身上,紧接着便说道。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媳妇,求求你!”

    “只要你能救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一个痴情种,如果他媳妇死了的话,估计他估计会伤心一辈子。

    蒋琛见到中年男子的如此模样,便对他说了出来。

    “老哥,不是我不救她,而是我刚才被这个家伙弄伤了,现在就算是想救也不行啊。”

    “你媳妇应该是赫尔墨疾病,很凶险,如果我身体没受伤的话,也许还有办法,现在……”蒋琛指着那边的杨路说完之后,便望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摇了摇头。

    自己之所以这样,那就是要让杨路千夫所指。

    刚才就是因为这个家伙,自己才被花冲给暴打了。

    那么现在他就好好的接受惩罚吧。

    “嗯?”

    站在那边的杨路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蒋琛竟然可以无耻到如此程度。

    简直就是睁着眼说瞎话啊,话说应该不会有人相信他吧?

    !只不过很快杨路便发现,大众的智商有时候是不在线上的。

    “你怎么能够打医生?”

    “这个女人就因为你而要死亡了。”

    “你于心何安?”

    周围的人现在都怒气冲冲的望着杨路,不管怎么说,打医生就是不对。